文/莊靜君 中央社的記者問我說:「為什麼一定要邀請安德烈克考夫來台灣?」 我在皇冠工作時,2001年出版了安德烈克考夫的《企鵝的憂鬱》,那時的書名是《冰上的野餐》。我非常喜歡這本書,對書的內容念念不忘。 2012年成立愛米粒後,去日本拜訪了新潮社,他們也是這本書的出版社,這本書在新潮社長銷至今。那時我就想,這麼好的作品,不應該在台灣絕版,長考了兩年後決定重新翻譯出版。 完整文章
文/黎客 「2017Readmoo讀墨電子書閱讀報告」已經公布,從銷售數量視之,2017年讀者鍾愛的電子書類型是文學小說,佔比遙遙領先其他類型。這不但顯示文學小說讀者並不排拒以新載具或新型式持續閱讀,同時也顯示文學小說具有適合電子閱讀(例如主要以文字為主的呈現方式在mooInk上呈現效果極佳)的特性。 完整文章
文/尚.保羅.迪迪耶羅 * 當他推開側門要走進工廠外牆時,這道門老是會嘎嘎吱吱的發出刺耳的聲音。這陣怪聲總會吵到守衛,讓正在看書的他不得不停下手中的讀物。拿在他手中那冊一九三六年重新印刷出版的十七世紀法國劇作家拉辛的劇作《布里塔尼居斯》,因為太常翻讀,使得這本書看來像是一隻受傷的鳥。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如今,聽到閱讀小說可以增強同理心這樣的說法,我們大致已經不再懷疑了,更何況這可能是長期以來就嗜好閱讀的你從來就不曾存疑過的事。但是,這件我們相信了許久的事,是經過多少功夫與研究方法才獲得實證的呢? 心理與社會科普專欄作家萍克(Susan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關於閱讀的好處,雖然我們已經看過不少正向的研究報告,但每次又有新的相關研究出來時,我們不禁還是要再為閱讀的功效感到驚訝。而這次是加拿大的研究。 《認知科學趨勢》(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期刊日前刊登了一篇關於閱讀如何型塑社會人格的研究報告;發表人是多倫多大學應用心理與人類發展學系的學者兼作家歐特利(Keith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許多研究報告都曾經告訴過我們,閱讀可以改善寫作能力,因此專家會鼓勵我們多閱讀。但閱讀並不表示只要是文字就照單全收,除了閱讀的內容要慎選,更要學會「細讀」,才有可能帶來莫大成效。 作家蘇珊.雷諾茲(Susan Reynolds)曾經著作《活化你的寫作腦:如何運用已證實的神經科學成為更有創作力、更多產且更成功的作家》(Fire Up Your Writing Brain: 完整文章
文/蔡逸君 「當你回想,就會覺得我們人選擇去記住哪些事是個挺奇怪的問題。說選擇,當然是一定有,不管你是否意識到。……其中有些事甚至可能在當時對你根本沒多大意義。當然,不知怎地,這些記憶卻很持久,在之後的那些年裡一直跟著你。」──阿嘉莎.克莉絲蒂《未完成的肖像》 完整文章
文/吳明益 我是家中的么兒,而且是和兄姐年紀相差很大的么兒,我是母親在決意不再生產的十四年後,才意外出生的「尾仔囝」,因此所有我講的事情不可能是親身經歷的,而是聽來的。大部分來自我母親的主述,一部分來自我姐姐們的補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