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意侵犯界線的社會裡,人們很常用「應該要⋯⋯」開頭

文/金英夏;譯/陳思瑋 我懷疑韓國人對自己看不上眼或與自己不同的想法,似乎不夠寬容。看到網路上的留言,我常常會想,這個人怎麼能這樣說呢? 人們很常用「應該要怎樣怎樣」的方式說話,特別是對別人說話時,不會說「那裡有什麼東西,那個東西怎樣」。比如我們不會說「那裡有個流浪漢」,而是說「應該要把那些傢伙送走…

「老頑固還是老靈魂?──走在孤獨但堅持的道路上」推理東西軍講座側記

文/栞 文房.閱讀空間的第三場「週五懸疑劇場──推理東西軍」講座,主講人陳蕙慧與冬陽挑選武士與私家偵探為主題。身為重度的推理迷,他們希望推廣給讀者較有特色的故事,不只是聊推理小說而已。 陳蕙慧談到這次選擇《蟬時雨》,書中提到的武士並不像我們比較熟知的武藝高強的類型,而是比較下層階級的武士,就像是地方…

「我們是不是朋友?——用推理揭露是忠誠還是背叛」推理東西軍講座側記

文/栞 在文房.閱讀空間的第二場講座【週五懸疑劇場──推理東西軍】,由石田衣良《池袋西口公園》與約翰.勒卡雷《摯友》作為主題的對照。在第一場講座中,談的是推理小說常見的角色:警察,因此在這一場,主講人陳蕙慧與冬陽決定以不一樣的切入點,帶讀者一起看推理小說中的「朋友」。 《池袋西口公園》原本是短篇小說…

【閱讀夏LaLa】「結婚後,除了小孩、老公、婆家、娘家,我一個朋友也沒有。」|祕密儲藏室06

祕密儲藏室檔案#6 登錄者:文文(26歲)台北 祕密:非常喜歡收聽《閱讀夏Lala》,不僅紓壓也很有趣。我現在是一位全職媽媽,專心在顧兩歲多的女兒,我非常非常愛她。最喜歡的事是一個人帶女兒出門走走,不論是去逛超市、去公園都好有趣。我的祕密應該算是目前除了帶小孩,其他好像沒有什麼專長與用處,我也沒什麼…

【經典也青春】食物的味道,是最初的母語 ——瞿欣怡談韓良露的《良露家之味》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年紀越大,越了解母語的力量,飲食的口味也是一種語言,喝母親奶水長大的我,飲食的母語隱約在那流動,早已隨奶水浸透在我全身的細胞中。」 讀到《良露家之味》裡的這段話時,內心有什麼東西冒了上來,屬於味覺的、知覺的,以及悠悠的情感的,童年時總是陰暗的灶腳一景…

是少女的心計競爭,或母親的失速人生?

文/懸疑小說家 千晴 *本文章涉及《替身》劇情內容,請斟酌觀看 四個在表演學校學習音樂劇的十七歲少女,既是形影不離的好友,又是爭取演出機會的競爭者,表演、霸凌、睡衣派對……輪番在少女們的生活中上演,闖入小圈圈的轉校生催化一切祕密與衝突,讓她們的人生開始失速運轉——我主要是指四個媽媽的部分。 沒錯,這…

我們都不完美,也不須完美,正因我們都脆弱,所以需要彼此

文/蘇絢慧 當每個人只關注自己時,這便是孤寂世代的來臨。 就算身邊有人,也對我們失去意義,既不想了解,也不想連結,每個人所謂的世界,就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而已。這樣的世界,只是成了一座座不相干的孤島,雖然是群體生物,也不再感受到和群體的關連和相處的價値。 沒有人可以一直是強者 有沒有人一生可以自始至終…

【陳夏民用功讀世界】我為什麼變成一個難搞的人?

2020年,對我來說,是斷捨離的一年。 這幾個月來,我每天都在想,人活在世界上真的需要那麼多朋友嗎?所謂朋友的定義又是什麼?而人情之間的層層羈絆,是不是也成為痛苦的根源? 我自己不擅長的事情很多,其中一個是我太容易投入一段感情與友誼,不管對方是不是需要那麼多,我就是卯起來給。我大概也明白,過於主動的…

你的懂事,在別人眼裡只是冷漠

文/格子珊 以前的我很怕麻煩別人。 麻煩別人,意味著讓別人的利益受損來成全自己的需求。我寧願自己多花一點時間和精力,多吃一些苦,多受一些委屈,也不願意走這種損人利己的捷徑。 所以,我永遠不會對人說:「你能不能幫我打卡?」「可以幫我買杯咖啡嗎?」「幫我帶一份早餐好不好?」「我想借一點錢。」打卡,我自己…

別再對孩子高喊「每個人都能當好朋友」的口號了

文/ 菅野仁;譯/李彥樺 「交一百個朋友」的幻想 在思考「共存性」的問題前,我想先跟大家更明確地談談「同質共同性」的人際關係。 絕大部分的日本人在進入國小就讀之際,都曾聽過或唱過一首名為《等我升上一年級》的兒歌。這首兒歌裡,有一句歌詞是「等我升上一年級,能不能交一百個朋友」,這句歌詞讓許多人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