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陳慧敏 諾貝爾文學獎、普立茲獎得主、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當他們的著作成名,作品摘下文學桂冠前,他們也一樣是為五斗米折腰的老百姓,許多文學作家在成名之前,都不得不在餐館、在建築工地等打工,讓肚皮吃飽,才能支撐文學熱情,也有些大師曾是吃癟的業務員、生意慘淡的小診所醫生,這讓他們有餘裕,或者有更大的動力,去提筆創作。 網路媒體 Lifehack 完整文章
隨機行兇甚或是殺童好似成了這幾年的新聞關鍵字,每每當巨大難以承受的惡耗過後,伴隨而來集體無意識之憤怒、脆弱或恐慌,幾經驗算,總歸結到死刑存廢的爭論上。若說生死大權大限得自於天,由至上命令所主宰,那麼討論廢死之課題,恐怕也非人類的道德律得以負載。 完整文章
好幾次,想起一位高中同學。高三下學期,他轉學過來,個子高高壯壯的,滿頭黑白相間的捲髮。他坐我前座。特別的是他是降轉過來的,為什麼說降轉?他從師大附中,轉來我們建中夜間部,依聯考分發標準,是從第二志願貶謫到第四志願。他說,夜校上課時間短,比較多讀書時間。顯然他不想上課,想要白天在家自習衝刺。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在當代西洋文學史捲軸上,哪一年最美好燦爛?美國短篇小說作家和書評家齊亞巴塔里(Jane Ciabattari)點名 1925 年!為什麼? 這一年,海明威初出茅廬之作《我們的時代》,以簡潔的文字和深刻意涵,驚豔文壇,與他亦敵亦友的費茲傑羅,推出《大亨小傳》,深刻描繪美國一次世界大戰後,紙醉金迷的社會;而女權主義先驅吳爾芙,也在這一年推出意識流鉅著《戴洛維夫人》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