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四月,林奕含自殺消息傳出之後,許多人談論其人其書,話題紛雜,其中一個問題:如果有所謂寫作治療的話,為何救不了林奕含,相反的是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小說完成且出版後棄世? 在閱讀潔西卡.勞瑞《改寫你的人生劇本》時,不禁又想起這個問題。 完整文章
▶▶上一篇:〈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上)〉 在小說中,李國華是反派角色,是推動情節最主要的人物,沒有他的情色狩獵活動,天下便太平無事矣。可惜林奕含刻畫這個角色並未成功。為凸顯他的罪孽深重,作者把他妖魔化到極大值,對其生理的描繪大於心理的剖析,這位文學底子深厚,年過中年,有羅麗泰情結,色膽包天的國文老師,其複雜的心境,深沈的心思,已非作者細緻的文筆所能駕馭。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17年4月26日晚上11點多,我們收到林奕含的信。 我們在一週前結束與她的攝影專訪,答應她在初剪完成後一起討論後續剪輯細節──我們打算把她那段關於創作初衷及藝術看法、十多分鐘的作品剖析剪出來,配合她已經提供的逐字稿,編輯成一段獨立的影片,可以讓她對讀者完整地說完自己的看法。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約定的專訪日期在2017年4月19日的下午。在那之前,林奕含已經與我們藉著電子郵件討論了一陣子,從訪綱的內容到她想對讀者說的獨白,我們都先談到了。幾回郵件往返,會發現林奕含極有禮貌地詢問訪談進行時會有的狀況及訪綱,原因並不是想要左右訪問的方向或事先迴避某些問題,而是想要配合我們的計劃,做出最完足的準備。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次分享會後,一個讀者來找我,」林奕含回憶,「她說,她的朋友,就是房思琪。」 第一本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後,出版社替林奕含排的活動並不多,而她希望每場講的內容不要重複,每回上場前都精心準備。現場讀者的回饋及反應大多正面溫暖,聊到比較特別的經驗時,林奕含想起那個自稱是「房思琪朋友」的讀者,「她要我在書上寫一句給房思琪的話,我不知該寫什麼,最後寫了『祝你健康』。」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17年4月19日,我們在攝影棚採訪林奕含。 拍攝採訪前與林奕含往來討論細節的信件裡,最常看到的字辭,就是她說「抱歉」──為了自己對採訪所做的規劃抱歉、為了向我們詳細詢問流程道歉、為了約定的時間太趕或太遲抱歉,為了她根本沒有造成的任何困擾道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