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進行教育工作,我時常很憤怒。」陳茻承認。 許多人對陳茻的印象,來自臉書粉絲團「地表最強國文課沒有之一」──這個粉絲團的文章並未使用刻意貼近網路的鄉民用語、沒有選擇輕鬆或搞笑的敘事姿態,以開放態度討論時事時提及出現在古文裡的思考,直接、正經,以「最強」兩字正面迎擊大家對古文的種種誤解。 完整文章
文/盧建彰 數算地上的日子 我所在的產業十分重視時間因素,deadline很重要,許多工作幾乎都是從deadline去反推,我們常會說「多少時間做多少事」,把時間表拉出來,搭配個別工作的重要性,就能下判斷做取捨,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要先做,什麼以後再做,就一目了然。 事實上,幾乎所有產業都是如此運作,road 完整文章
之前有一篇臉書瘋轉的〈誰說一夫一妻是中華傳統〉,其論據自有可考,但我所處的同溫層師長顯然有些不同的意見。過去尤其明代確實有男色風氣,但要說古典時期同性戀或多元成家是普遍現象,倒也還不至於。這此間的男色或孌童歷史錯綜複雜,或許留待日後細論。 完整文章
這幾年來,公民對社會事務的關心逐漸上升,更有熱情參與公共討論。隨著論辯需求的增加,頂著思辨能力光環的哲學等人文科系,似乎也比過去受到更多注目。身為哲學人,我當然很高興看到這種情況,不過我也必須老實的指出,社會上對哲學的一些褒獎,恐怕是基於不熟悉而導致的迷思。 完整文章
課綱爭論是對於歷史的詮釋爭論。我的立場和新課綱不同,我沒辦法接受新課綱把臺灣視為中國的一部份,但也不認為撤回課綱算是解決問題。 反課綱的一種說法是「教育不能為政治服務」,意思是: 執政黨不該試圖利用教育來影響下一代產生與自己更接近的政治意識形態。 然而,我也看到一些反課綱的人主張說: 即便新課綱不撤回也無所謂,反正明年民進黨很有可能上台,到時候還是會改成臺灣主體的歷史觀。 完整文章
哲學可能給人一些神秘有深度的印象,有些人可能認為有哲思話語應該簡短但雋永,而非瑣碎冗長。當這些人看到當代的哲學論文,下巴可能會掉下來。至少在英美哲學的研究中,即便是最有價值的洞見,也必須有看似細碎的論述支持,如此一來,才能盡量確保哲學圈自我要求的理論上的完整性,並避免錯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