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聯考前夕,因為教科書讀得太悶,女孩躲進咖啡店透氣,意外讀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自此結下與昆德拉的緣分。 女孩進了出版業當編輯,才發現「邊喝咖啡邊讀書」這種對工作的想像就只是想像。編輯的工作當中,「閱讀」這部分鮮少出現悠閒優雅,而更多忙亂懊喪,來自編輯是一個處於作者、設計、印刷流程當中的廠商及通路當中的溝通角色。 完整文章
文/許維真(梅塔/Meta) 從這個小節開始,要回到我對網紅圈怪象的觀察:過度強調「正能量」或「持續更好」,而無法接受現在的自己,可能是來自於原生家庭與成長過程中得不到肯定的遺憾。其實我不喜歡考試,但就像每個孩子一樣,為了獲得父母的讚美,幾乎每次都拿前三名。我只想「聽話」,讓爸媽愛我,沒有太多主見,也不知道人生為何而活。 完整文章
他是小鎮最好的理髮師,多年來為客人理髮、刮鬍子,不曾失手讓顧客淌一滴血。 但這一天,他內心掙扎,要不要對客人下手?只要刮鬍子時輕輕一刀,就可以割破他的咽喉。 客人是一名上尉,來到小鎮,討伐據守當地的反抗軍。這天,上尉深入叢林,逮捕了十四人。俘虜將在當晚六點,於學校操場公開處死。 行刑時間還沒到,上尉先到理髮店刮鬍子。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些人喜歡讀標榜具有「療癒」效果的書。有些人覺得這類書是騙人的。 之所以會覺得這類書「騙人」,大抵因這些人認為這類書要嘛講得太虛無飄渺,要嘛就是充滿廢話,其中所謂的「正能量」,只是一堆自以為是的文字組合。 但事實不是這樣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