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林蔚昀 會當上憤世媽媽,完全是巧合。有一陣子生活苦悶,工作家事養小孩的困頓以及各種鳥事彷彿約好似地紛至沓來,光用文字無法抒發,而且有些悶是講不出來的,於是開始畫圖,放在臉書上和朋友(其他的媽媽)分享。許多人看了有共鳴,敲碗叫我成立粉專。那,粉專要叫什麼名字呢?一開始想叫厭世媽媽,但已經有人註冊了。有朋友說:「那就叫憤世媽媽吧。」於是,我就應觀眾要求,成了憤世媽媽。 完整文章
文/申惠永(신혜영);譯/曾子珉 「媽媽,我想去機器人科學班。可以讓我去嗎?」 「嗯?我想想看。」 剛開始我絕對都是這樣反應,得讓兒子傷點腦筋,不能讓他像條小魚般,一口就能咬住魚餌。接著,幾天後,或是幾週後,又或是幾個月後,兒子又會問。 「媽媽,我有說想要去機器人科學班,什麼時候才能去啊?」 完整文章
文/羅怡君 回想一下,當孩子開始一人獨睡、漸漸長大後,你有多久沒看著他們熟睡的臉蛋了? 妹妹升上五年級之後,主動取消每個月跟我睡一晚的慣例,從那天起,倒是換成我半夜偷偷潛進她的房間,看看那張覺得有點陌生的臉──明明每天都相處在一起,卻還是有我不熟悉的部分。 完整文章
文/ 文善 為什麼好像都沒有人發現莉娜的改變?這是最近讓瑪麗安非常納悶的事。 在她和莉娜創立的公關公司內,都沒有人提出來,是因為莉娜也是老闆嗎?不可能,公司一向的文化,不論職級都像朋友一樣相處,從來都是對事不對人,絕對沒有無謂的階級觀念,瑪麗安也曾被下屬指正過。 還是說,公司內所有人,都沒有發現莉娜的變化? 真的假的?公司上下幾十人,只有自己一個發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