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艾希莉.歐娟;筆訪/愛麗絲 布萊絲很早就懷疑自己的生命有個大麻煩,與弗克斯墜入情網以後,深埋在體內的警鈴於焉大作:人如何給予自己不曾擁有的事物?沒被母親愛過的我,怎麼愛自己的孩子?——《在所有母親之間》 沒被母親愛過的自己,該如何愛自己的孩子?身為母親,就必然會愛自己的孩子嗎? 母性是否天生,而母職是否必然讓女性感到快樂?或者,是將自己推入深淵? 艾希莉.歐娟(Ashley 完整文章
文/劉心蕾(諮商心理師) *本文可能透露關鍵情節 這是一本你讀著讀著可能會漸漸發現不太容易消化的小說,它不只是典型的驚悚片,作者艾希莉以一種幾乎像是躺在精神分析躺椅上囈語的風格,大膽碰觸幾乎可說是禁忌的主題:親子之間的恨。 完整文章
文/Yu Shin 前幾天讀完了《厭世女兒》,心中揪成一塊,好像被刺中了。是的是的,我自己心中未解的那塊又被刺穿了,那樣的痛苦與精準,非常驚人。厭世姬無論是作為圖文作家或是散文寫作者,那種專屬於她的精準嘲諷,不因體裁的限制而有差別,更甚至,沒有了圖片,顯現出她對於人性的精準洞察力。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在花蓮,最棒的就是十分鐘上山、十分鐘下海啊,小孩在這真是太爽快了!」江珮瑾不是土生土長的花蓮人,但從小家住新店,全家人常就近前往東北角、雙溪等地,「我從小就滿習慣親近大自然的。」大學就讀社福系,江珮瑾原先便會關注公共議題,到花蓮教育大學就讀多元文化教育研究所後,陸續因蘇花高、七星潭渡假村等議題與行動,結識曾任職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主任的先生,自此也結下與花蓮的羈絆。 完整文章
文/林育靖 懷孕不久,該知道的人似乎都知道了。 不過是買件孕婦裝、參加兩次媽媽教室、回函一封《媽媽寶寶》雜誌的贈品索取單,留了個人資料,說是會寄送新裝 DM、滿額折價券或媽媽教室的訊息給我,沒想到湧來的關心出奇地多。 坐月子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做為一個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成長並活躍在英國知識份子及文壇圈中的女性而言,吳爾芙天生敏感的個性、父母婚姻的暗影、接二連三的親人亡故、精神狀態的不穩定,以及在寫作事業上追求突破的重大壓力,都使得她活得太過辛苦。 完整文章
文/吳曉樂 直到由丈夫口中吐出主角的名字杏芬,我才暫時從故事裡的「我」掙脫出,爭取到喝茶喘氣的餘裕。太驚人了,第一人稱單數果然最是魔幻,尤其是從一肚子壞心眼的人物發動,就彷彿是附魂在別人的身體上,目睹一切,卻又倖免於難。讀小說,有時就圖這酣暢痛快。四絃是近年內我看過最慎重看待「母愛」二字的作家,因為慎重,才可以挑出過往世俗母愛文本裡充斥的自欺、破綻與前後矛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