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申惠永(신혜영);譯/曾子珉 「媽媽,我想去機器人科學班。可以讓我去嗎?」 「嗯?我想想看。」 剛開始我絕對都是這樣反應,得讓兒子傷點腦筋,不能讓他像條小魚般,一口就能咬住魚餌。接著,幾天後,或是幾週後,又或是幾個月後,兒子又會問。 「媽媽,我有說想要去機器人科學班,什麼時候才能去啊?」 完整文章
文/羅怡君 回想一下,當孩子開始一人獨睡、漸漸長大後,你有多久沒看著他們熟睡的臉蛋了? 妹妹升上五年級之後,主動取消每個月跟我睡一晚的慣例,從那天起,倒是換成我半夜偷偷潛進她的房間,看看那張覺得有點陌生的臉──明明每天都相處在一起,卻還是有我不熟悉的部分。 完整文章
文/ 文善 為什麼好像都沒有人發現莉娜的改變?這是最近讓瑪麗安非常納悶的事。 在她和莉娜創立的公關公司內,都沒有人提出來,是因為莉娜也是老闆嗎?不可能,公司一向的文化,不論職級都像朋友一樣相處,從來都是對事不對人,絕對沒有無謂的階級觀念,瑪麗安也曾被下屬指正過。 還是說,公司內所有人,都沒有發現莉娜的變化? 真的假的?公司上下幾十人,只有自己一個發現? 完整文章
文/崔舜華 那是我看過少數母親年輕時的風景。 照片裡,母親穿著海藍色牛仔喇叭褲,搭一件鵝黃色無袖雪紡短襯衫,站在不知名的草原上。風把寬大的褲口吹得一掀一掀,年輕的母親一頭黝黑長髮,隨風飄散,幾縷髮絲斜飛,微微沾附著鼻梁上一副厚厚金邊眼鏡。 「大學的時候,我體重才只有五十七公斤哪。」母親指著照片,驕傲地向我宣告。 完整文章
文/上野千鶴子;譯/薛寧心 進入二○○○年代之後,躍升為高齡者受虐加害人首位的不再是媳婦,而是兒子。由於兒子照顧者的人數比例上較少,因此要說兒子成為施虐者的概率非常高,一點也不誇張。一般認為,施虐的機率與一起相處的時間長短有明顯的關聯。 媳婦虐待的案例比較多,單純只是因為媳婦照顧的比例很高。可是兩相比較,兒子照顧者的人數明明比較少,施虐者卻很多,我想還是由於兒子照顧本身存在著一些問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