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晚安貝拉 初次認識黃麗群的名字,是2019年出版的散文之作《我與貍奴不出門》。書才剛出版不到一週,幾個朋友已經早早完食,雙眼發亮地在聚會裡大聊特聊,實在耐不住好奇心,手刀購入、翻開書扉,從此成為了黃麗群的忠實粉絲。 當初閱讀《我與貍奴不出門》的驚艷,在《海邊的房間》裡以不同的形式再次出現,瑰麗細緻的文字依舊,而這次還有各式精彩絕倫的故事予以調味,實在讓我很難從二本之中挑選出最喜歡的。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by Javier Morales 文/黃麗群 二十五歲的最後一天 已為人妻母的伊能靜在我九歲那年唱過一首歌:〈十九歲的最後一天〉。我一向不大聽音樂,也沒瘋迷過瞎蹦假笑的青春少女偶像,但莫名其妙卻記得了它,不會唱,歌詞根本沒印象,只有一則歌名像滲寫在心室四壁的眾多暗語之一,某些時令與光照掃過時才莫測高深地浮現,然後我坐在中間環視,啞然無話。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