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度芸 「就算是我錯了,我也認錯了,妳還一直講,有完沒完啊!得理不饒人!」連昇又生氣又害怕地說。 「你嘴上說對不起,其實根本不懂我傷心的是什麼,連聽都不想聽,只是一直叫我閉嘴!」萱怡又生氣又傷心地說。 以上是夫妻間很常出現的對話,但卻能從家裡吵到諮商室,兩個人在激動下話題繞來繞去,卻是在原地打轉,好一點的氣到面紅耳赤血壓高,激烈一點的氣到口出離婚或是拳打腳踢都可能。 完整文章
文/傑伊.海因里希斯;譯/李祐寧 永遠先考量貓咪的利益 無論是貓咪或人類,都比較喜歡聽他們認為名聲好的人說的話。我們很確定你是非常好的人,但做個好人並不夠,你必須讓陌生人和憤怒的貓認為你是大好人,這就需要一些說服力。 好消息是,一旦當你的聽眾喜歡你、信任你時,他們不只會聽你講話,還往往會做出你想要他們做的事,即便有的時候你的聽眾只是一隻貓。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些飯店會在通過檢查之後,把無障礙設施撤掉;」黃欣儀說,「網路上看資料雖然標明有無障礙房,但得自己去一趟才能確定。」 二十七歲之前,黃欣儀可能沒有想過自己會那麼注意各種無障礙設施──當時她沒必要注意這些。她和大多數人一樣行動自由,已經成家,沒有料到突如其來的大病,讓她必須以輪椅代步,婚姻生活結束,開始漫長的復健之路。 完整文章
文/金允那;譯/游芯歆 「我講話比較直。心裡其實不那麼想,但每次開口就變成這副德性。我說話的語氣已經得罪了很多人……可是我本來說話就這樣,有什麼辦法?」 「我本來就不太會說什麼難聽的話。與其大聲爭執,不如我自己做了算了。大吼大叫、情緒激動,會讓我感到不安。」 「我說話比較拐彎抹角,要我直截了當地說,反而會覺得很不自在……所以說話往往會繞圈子,而且還會看人臉色、小心翼翼的。」 完整文章
文/徐志雲 苦苦栽培兒子拿到博士的媽媽說:「我是個很開明的媽媽,我不是個控制慾的媽媽,很多人都跟我講,人生的功課就交給自己孩子處理,可是要是孩子字寫歪了,我能不扶著他的手重新寫嗎?」 已經三十歲、百萬年薪的兒子說:「就算我是同性戀,我還是可以很愛你啊。」 「你愛我的前提就是傷了我,你要是愛我就要改變!」媽媽說。 「我也嘗試過很多次,但沒辦法,我喜歡的就是男生。」 完整文章
文/張瀞仁 內向者真的不會生氣嗎? 很多人都誤會內向者不會生氣,其實是內向者表達生氣的方式比較溫和而已,神經大條一點的人甚至完全不會察覺內向者生氣了。反之,內向者常會覺得別人太容易勃然大怒、講話不夠深思熟慮、讓自己很受傷之類。 回溯生理學家懷特.坎農(Walter Cannon)在一九二九年提出的「戰或逃」機制(fight or flee 完整文章
文/松井忠三(無印良品會長) 各位是不是看過,有人在辦公桌上,把文件或檔案夾堆得很高,好像隨時都會崩塌?是不是看過,有人在座位四周把紙箱堆得像城牆一樣呢?我想,任何公司至少會有一兩張辦公桌,有這樣的情形吧。 過去,無印良品的總公司,也有很多人的辦公桌是這樣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