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第一份接受我投稿的副刊,是《自由副刊》,」胡晴舫說,「那時的副刊編輯是袁哲生。」 閱讀胡晴舫的文字,總覺得是那種從小投稿無往不利、橫掃雜誌及副刊版面的寫作者。但胡晴舫自承大學才開始創作,在那之前,「十一歲的時候投稿過《台灣新生報》就被刊出哦,再往前的話⋯⋯」胡晴舫想了想,「小二的時候投稿《中央日報》的笑話專欄算嗎?」 完整文章
文/多明尼克.穆特勒;譯/李瑋 有一個有趣的實驗:人們把動物園裡的猴子和裝著各色顏料的罐子放在一起,旁邊放著鋪開的紙。猴子們很聰明,牠們真的開始「畫畫」了。牠們用手指從罐子裡蘸上顏料,並在紙上肆意發揮著。 這個實驗重複了多次,其中最有趣的是:部分猴子的作品與一位二十世紀世界著名抽象藝術家的畫作驚人地相似。甚至在 reverent.org 完整文章
文/金炅祿;譯/陳采宜 很多人都想把話說好,但是學習說話時,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們必須了解,那就是我們想做好的不是「演講」,而是「對話」。我們透過語言和其他人交流,藉此獲得新的想法,接著將新想法重新整理成專屬於我的東西,使思考得以成長。 假如對話時,只是單方面自顧自地說話,完全不聽對方的意見,我們的想法就會像被牆困住一般。越擅長思考的人越擅於溝通,原因便在於此。 完整文章
文/安達裕哉;譯/卓惠娟、蔡麗蓉 前幾天我在推特上看到某個推主被網友指出「邏輯的謬誤」。 網友指出的錯誤是:「這裡不是因果關係,而只是相關性喔!」 就客觀性來看,這個批評很中肯,也沒有指責的口吻,只是很客氣地提出錯誤的地方。 然而,那個推主卻怒不可遏地發飆了:「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然後就把指出錯誤的人封鎖了。 讓我再舉一個例子,這是我某位親戚來我家時發生的事: 完整文章
文/伊娃.邁爾;譯/林敏雅 亞洲象巴特爾(Batyr)和印度象高斯克(Kosik)都是生活在動物園的動物,牠們比白鯨諾克更進一步:牠們會說人話。巴特爾生於一九六九年,而且一輩子生活在哈薩克的卡拉干達動物園(Karagandy Zoo),一直到牠一九九三年死的時候,不曾見過任何同類。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從小學就一直接觸動漫、日劇、日綜;」神奇裘莉說,「每天大概花八小時看電視吧,標準電視兒童。」 忙的時候當然不成,但空下來的話就可以在三天內連看一百多集《海賊王》動畫,神奇裘莉對日本流行文化的興趣一直沒有減少,因此早早就想學日文。 「國中、高中和大學,我都上過日文課,也就是分三次學五十音;」神奇裘莉說,「結果都是,你可以說『功敗垂成』吧,因為根本就沒有真的記住。」 完整文章
文/ 莊琳君 聽到幼兒園的孩子抱怨不公平時,家長的對應方式必須開放且誠懇,潦草敷衍的態度只會讓抱怨不公平的話語一再出現。 傾聽孩子的理由並引導他說出公平的觀點,就能巧妙閃躲過孩子的抱怨炸彈。 不少爸媽一開始送孩子去幼兒園的理由之一,不外乎是希望在家裡一向「唯我獨尊」的孩子,在幼兒園裡能在老師的引導下,漸漸學會團體生活的規範。 完整文章
文/黃珍奎;譯/賴毓棻 造成年輕人與長輩之間無法溝通的原因,常被歸咎於「世代差異」。然而,這只不過是將原因和結果調換而已。什麼是溝通?溝通是以真心聆聽對方想說的話,並試著站在對方的立場去理解他。並不是世代差異造成無法溝通的情況,是因為無法溝通,才會無法消除兩個世代間的差距。世代差異並非是阻止溝通的原因,而是溝通不良導致的結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