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博亞諾夫斯基;譯/彭菲菲 太陽光就像身體內部的一座時鐘,視季節調整身體細胞。無論是陽光的強度、亮度以及色溫對細胞都具有影響力:「冷色」的白光比「暖色」的黃光更能驅動身體細胞,而傍晚時的那種微紅的太陽光則可讓細胞寧靜,因為光線觸發生產激素,而激素可以平衡甚至改變情緒。沃西伯格證實「它(陽光)會影響我們對調情以及談情說愛的意願,並且影響我們對性行為的需求。」只不過不會影響成激情。 完整文章
文╱蔡嘉佳 記錄 0172015/11/25 新藥物能維持白日的日常,讓日子安穩在某條緊繃的繩索上,但同時也得用身體承載作用的痛苦。服用藥物兩週,也跟頭痛糾纏了整整兩週的日夜,即便吃悠樂丁註二十或安柏寧這類安眠藥物,睡眠也難以匯聚成型,總得在破曉後才得以讓意識懸掛在夢境。當睡眠幾要成型時,還有幻覺幻聽得征服,稍不注意便會被嚇醒,身心俱疲。這些日子能抓著睡眠的機會,便盡量讓自己休息。 完整文章
文╱楚影 是這樣溫暖的日子裡 比昨日更糟糕的此刻 我還是可以特別快樂 我終究要好好的 去遺忘曾經在意的談論 有一種守護會悄然來臨 即使身後是獨自走過的暗巷 也會成為堅強的模樣 所以我繼續追逐 夢想本身是曲折的路 會受傷也沒什麼 隨著流言死過就好了 細節總夾藏蛻變 讓沉默割據隱喻的時間 看似徒勞卻必然的遠行 加上偶爾的僥倖 都是我最珍惜的光景 面對生活的循環而不遲疑 是這樣溫暖的日子裡 完整文章
文/楊芷菡、徐慕珈 攝影/韓承燁 早晨第一道陽光自窗外灑進來,班班翻過身,抖一抖,繼續呼呼大睡。看著躺在我和先生身邊的牠,有了家之後,睡得特別香甜。牠總喜歡賴床,看著我們要出門,也僅是抬頭望一下,每天都要花好一番工夫才能把牠從床面上挖起來。 完整文章
文/董秉哲 大抵就是一種分享的心情吧。許多出差旅外的機會,自己不時會在某些空檔裡想到禮物的事(並且那種在出發前早已羅列在代購清單之外的情緒);可能在南法小鎮一家小小甜品店、可能在北京一條年貨購物大街、可能在南非市郊酒莊甚至只是東京巷內一家手工羊羹坊…… 我喜歡那種因為眼前物事而記起特定對象的性格特質的瞬刻感覺,那是自己記得的他們:共事的伙伴、深交的友人、情人與家人。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王春子 ➨➨上集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就是有趣跟好玩吧,要不然為什麼要做?──與插畫家王春子對談(一) 在「小」與「有限」中玩出自我觀點 講到這個可以聊一下,幾年前雜誌業有一個概念,用「小」這個概念。但我覺得這個小要去思考,是指題材的小?還是規模的小?還是接觸時候的輕巧?小其實可以意指很多方面。你對於小的想法與概念又是什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