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12:《滴水的推理書屋》劇本寫作與拍攝實務分享

文/犁客 改編自臥斧短篇連作《FIX》的台灣影集《滴水的推理書屋》2022年8月6日正式開播。台灣推理類型的影視作品還不算多,但在觀眾們常常接觸的歐美或日韓影集中都不罕見,因此觀眾的比評標準相當嚴格,除了講究畫面敘事的種種技術細節,也在乎台灣在地創作團隊能否說好一個邏輯縝密,完整收攏,要燒腦但又不能…

【一週E書】有些詞我們用得很習慣,但也用得很隨便。

文/犁客 有些詞我們用得很習慣,但也用得很隨便。 試想這個狀況:你到電影院去打算享受一下聲光刺激,左邊那廳在播最新的超級英雄電影,右邊那廳是《魔戒》經典重映,你還沒決定要看哪一廳,倒是聽見兩邊都有自認很有學問的傢伙正在向同行者炫耀(看電影總是會遇到這類愛現的人),左邊的說這部超級英雄電影改編自哪一部…

終於看到一部戲,人物不是在講對白,而是在『講話』。

文/李秉樞;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滿滿咖啡廳,坐落在鬧區中的靜巷。室內斑駁的磚牆下,有著童年的木馬;一旁的書櫃上,陳列幾本你我長大後才讀懂的文學書。角落的植栽,靜靜呼吸。冬日午後,木桌上擺放的檯燈,投遞出一片暖黃。《花甲男孩轉大人》的編劇群,慢慢地訴說起,關於故事的心事…… 楊富閔出版於2…

王小棣:植劇場是一場溫柔革命,但革命尚未結束!

文/Knowing新聞採訪整理 這十幾年來,台灣的戲劇產業一直在惡性循環,市場越來越萎縮,資方也越來越小心,導致不會賺錢的戲就不太可能拍,但只拍會賺錢的片是健康的嗎?惡性循環是這樣解決的嗎?這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個疑問。 在這樣的環境下,真的不太可能顧及到所謂的「師徒制」,為下一代的影劇人才進行培育。因…

從電視到電影,這位導演一路反骨到底

文/小野 一九八○年,當台灣還是氣氛肅殺的戒嚴時代,我去中央電影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公司門口有一個像小孩子的年輕人在散發著「反動傳單」,傳單內容是在抗議最近媒體上報導的一些關於愛國電影的種種丟人現眼的事情。 我認識這個人,她不是小孩,她是曾經和我一起合作拍片的王小棣,她剛從美國念完電影回台灣,說話很直…

金鐘最佳新人陳妤:我想成為能帶給人們夢想的表演者!

文/何渝婷 不知為何這個女孩身上散發著一股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樣貌,清澈的大眼透露著對表演的熱情及主見,陳妤曾經說過,她認為每個人都要找到屬於自己的樣貌和特質,並且堅持下,否則可能會失去自我⋯⋯   我想成為能帶給人們夢想的表演者! 「無聊女子但偶爾還是有點酷」這是陳妤的粉絲專頁上的簡介,短短…

用驚悚推理類型劇與社會溝通,與人性對話──《天黑請閉眼》座談會側記

原載於Fanily,經授權轉載 「為什麼觀眾熱愛推理劇?」、「為什麼大家喜歡偵探小說?」相信是你我心中反覆探討、感到玄妙的思辨,《植劇場─天黑請閉眼》於1月7日下午在閱樂書店舉行首場戲劇座談會,以「為何我們需要驚悚推理?」為命題,邀請導演柯貞年、演員賴佩霞(飾演芳姐)、小說家張耀升、「偵探書屋」店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