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做談書的廣播節目四年多以來,聊書聊得最愉快的永遠是領讀人本身就是那本書或那位作者熱切的讀者,他(她)一開口,便迫不及待掏心掏肺地把他們的愛,傾倒出來。 新手書店店主人宇庭就是其一。他熱愛閲讀,更熱愛推廣閱讀,因此遇見文辭優美、意境悠遠的王爾德童話,簡直恨不得一分鐘當三分鐘,又激動又急切,聽得我熱血沸騰。 完整文章
文/克里斯多夫‧安德烈;譯/彭小芬 難得一次,我不贊同前一頁引述的話,希望大家也來思考一下。況且可憐的王爾德非常不擅長抗拒誘惑,在英國拘謹的維多利亞時代,付出慘痛的代價:坐牢、被放逐、破產。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王爾德這麼形容苦艾酒:「喝下一杯,世界變成你夢想中的樣子。第二杯下肚,事物盡失全貌。最後,你將能看清萬物的真相,而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 人們總想像作家的髮膚之下流的不是血,而是幽深濃稠的墨,然而更多時候,諸墨客真正的信仰不是墨水,而是酒精。藝術家依賴酒精將痛苦與乏味拔除,進而藉由酒創造的微醺於盡失全貌的萬物之中探究現實之上的真實、道理之中的真理,與正常之下的非常。 完整文章
文/莊祖欣,整理/犁客 出國唸書之前,莊祖欣沒有自己下廚的習慣。當時她住在台北市中心,沒必要學做菜,況且父親從來不讓她和妹妹莊祖宜下廚──因為他老擔心兩個女兒不留神爐火,把房子燒了。出國之後,莊祖欣開始做菜的原因,也不是興趣,而是「餓」。 新書《我的森林廚房》前言,莊祖欣這麼寫: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2017年6月初,企鵝藍燈書屋(Penguin Random House)突然宣佈:我們要開始賣紀念品和T恤了! 這間全球最大的出版商並不是想從此轉換跑道投身服飾業戰場,而是因為他們收購了一家只要是熱愛書本、閱讀與文學的人都會愛不釋手的周邊商品開發商! 創立於 2010 年的「Out of 完整文章
文/阮若缺 紀德在《如果麥子不死》第一部裡,最後是這麼說的:「儘管多麼想忠於事實,回憶錄永遠都只能呈現一半的真實,因為一切都永遠比說出口的來得複雜。或許只有在小說中,才更貼近真實。」追究《如果麥子不死》這類自傳體小說(或回憶錄)的真實性或虛構性,意義不大,倒是能否體會作者想盡可能誠懇地「自然流露」,才是紀德所樂見的。 完整文章
文/寵物先生 「我想挑戰青春小說可以寫到怎樣的程度。」初野晴說。 初野晴2002年以《水時鐘》(水の時計)獲橫溝正史推理大獎出道,至今已有十多本作品,最為膾炙人口的「春&夏推理事件簿」系列,在台已有《退出遊戲》、《初戀品鑑師》、《幻想風琴》三部譯作出版。此次受出版社之邀來台,於台中、高雄、台北三地都凝聚大量的書迷到場。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