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心怡 舞台還是漆黑一片,耳邊傳來異國情調的薩滿鼓聲與樂音,節奏性感飽滿神秘,隨著燈亮,眼睛緩緩被引導注視著舞台上亨利.盧梭畫作的叢林裡,在視覺與聽覺結合下,內心原始能量與萬物合一;我們被大自然溫暖地環抱著,沒有條件、沒有對立;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與自然切割、與真實的自己分道揚鑣,只是因為我們以為過度吹捧的理性與文明可以成為一切後盾,甚至應該駕馭一切。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剛出版時收到的回饋都蠻正面的,畢竟很多個案都是情緒上的『被勒索者』;」周慕姿說,「不過等書的銷量好了,負面的回饋也開始變多,其中有許多憤怒的父母,認為我的書在製造對立。」 2017年,從事心理諮商工作的心理師周慕姿出版了《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這本書名來自西方心理治療學家Susan Forward提出的「Emotional 完整文章
文/保羅.羅伯玆 印度出生的索曼原本是工程師,到芝加哥研究消費行為,對於美國人不把信用卡債當一回事,他感到非常好奇。美國人使用信用卡進行日常消費,這在印度幾乎前所未聞,更別提許多人背負巨額卡債與利息。這種行為顯然非常不理性,甚至風險很高,但在美國卻是常態。 完整文章
我們似乎習慣把理性和感性對立起來。例如說,若有人提出詳盡的計算數據,指出若我們把故宮文物全數賣掉,足以支援臺灣人民在可見未來的「無條件基本收入」,他可能會被指責「只用理性思考,缺乏感性」。又例如說,有些人在被指出其邏輯謬誤的時候,會自我辯護說「我這是比較感性的思考方式」。在這樣的理解下,理性和感性似乎是兩種思考方式,是人可以選的。而一個人的思考會得出什麼結果,就看你選哪一邊。 完整文章
文/賴儀婷 某天早上,我收到一位音樂圈老師的來信,為追夢的我加油打氣。我也回了一封信給他: 開始自己的音樂路以後,也學到很多,夢想只有真正往前踏了以後,才會看見路,而有再多熱情,都還是得面對市場的價值和競爭力,跟自己的關係。知道自己不足,除了更努力,也要懂得找自己的價值,才不會被淹沒在茫茫人海裡。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難得一身好本領,情關始終闖不過,闖不過,柔情蜜意,亂揮刀劍無結果……」近年來,情殺案的新聞有增無減,不論出身如何,教育程度是高是低,關於愛情,似乎總是難過情關,想不開的人比比皆是,對於愛情,該怎麼去了解,我們若試著從理性的腦科學去解析,也許能有所不同的領悟吧!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