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鴻鴻 〈母語課〉 媽我聽不懂你說的話 挨打的時候叫聲倒是和我一樣 沒有一堂課教你的語言沒有童話發生在你的家鄉 禮拜天也不准放假爸爸說你又不是佣人 我恨你讓我的國語和母語都比人家差 我在你的異鄉長大也成了你的異鄉人 可是我偷偷愛聽你唱的搖籃曲那裡面有水光,有市場,有奔跑濺起的泥漿 有鄰家男孩的眼睛還有天堂 2006 ※ 本文摘自《土製炸彈》,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
文/犁客 「其實我最早的翻譯練習,」陳榮彬說,「譯的是講義。」 陳榮彬唸成功高中時加入校刊社,開始接觸哲學,「放學之後大部分同學去補習,我都跑去重慶南路的書店看書,中國哲學、西洋哲學,或者尼采,後來喜歡歐陸哲學,讀的就是法國、德國思想家的東西,總之什麼都看。」 完整文章
側記/鄭唯云;攝影/謝定宇 ►►上一篇:【評書青鳥】把一代人的青春掏出來一起抓狂──任將達X張四十三 陳德政今天請兩位各選五張水晶跟角頭歷史上重要的作品,發現兩位不約而同選的都是廠牌比較早期的創業作品,而任將達挑的第一張是黑名單工作室《抓狂歌》(1989)。 完整文章
文/朱耘廷;人物攝影/增田捺冶 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 莊子     共同體必然發生在布朗肖所謂的無用(désœuvrement)之中。無用指的是,在作品的這或那兒,那種離開作品的東西,那種不再同生產或完成打交道,而是遭受到中斷、破碎和懸擱的東西。――尚–呂克.儂西 完整文章
側記/Mitty Wu 從小時候開始,鹿苹就經歷了看似壯麗的冒險。第一次逃跑,她還只是個幼稚園學生,在踏進校門口的剎那,轉身跑去附近探險,後來被水果攤阿姨認出圍兜上的校名,在園長大驚小怪之下結束初趟旅行。少女時期的鹿苹,被成績綑綁、被課業束縛。夢想是離開學校與家,走在未聞名字的道路上邂逅自己的人生。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英國搖滾樂手大衛鮑伊離開地球兩年,他的兒子鄧肯瓊斯(Duncan Jones)透過推特邀請歌迷,每月讀一本大衛鮑伊喜愛的書,用閱讀馬拉松,懷念這位傳奇樂手。 2018年1月8日是大衛鮑伊的71歲冥誕,也是他辭世兩年又兩天的日子,紀念大衛鮑伊的報導和活動不斷,其中,HBO製作了《大衛鮑伊:最後五年》紀錄片,紀錄他製作《The Next 完整文章
口述/趙德胤;採訪整理/鄭育容、方沛晶 拚搏求生的故事,總是極其巧合的雷同。為了生存,人們從鄉村遷移到城市,從國內流離到海外。他們離開了原鄉,在異地建立起家鄉,成為下一代的故鄉。可能從此再也回不去的他們,不論是物質或精神層面,在離開的那一刻起,注定成為異鄉人。 對我來說,拍電影,從來就不只是「拍電影」而已。 電影,是我訴說生命經驗的方式,也是我爬梳個人感受的工具。 完整文章
一七四六年四月十六日 高地氏族齊紛上 英勇戰士臥沙場 敞臂歡欣迎死亡 只為蘇格蘭正統法與王。──〈是否無歸期〉 他死了──卻又能感覺到鼻子陣陣抽痛,從任何情況下都不該如此古怪。雖然他對造物主的慈悲與智慧具有足夠信心,但他同時也和所有人一樣,因為揮之不去的罪惡感而擔心死後墮入地獄。可是,不幸落入地獄之後所要承受的懲罰不太可能只是鼻子痛而已吧?他聽說的地獄可不是這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