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古斯塔夫・勒龐 我們已經指出群體不善推理,對於觀念要不是全盤接受,就是一概否定,他們拒絕一切討論,對群體產生影響的暗示會徹底瓦解他們的理解力,從而使之立即投入行動。我們還指出群體若受到適當影響,他們可以隨時準備為理想奮不顧身。此外,群體只有強烈而極端的情感。對他們而言,同情心可以很快變為崇拜,而一旦心生反感便會立刻化為仇恨。這些普遍特徵為我們了解群體信仰的性質提供了啟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