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戴芬妮.蘭德;譯/許恬寧 日子過得不太順心的中產階級納稅人,開始有更多人感到憤怒,覺得不公平,憑什麼別人可以領取補助。不符合補助資格的人見到有人使用食物券,氣氛更是劍拔弩張。要求藥檢的討論,讓領取補助的人遭受更多批評,說我們這種人濫用福利制度,偷懶不肯工作,卻可以向政府領錢,甚至可能是癮君子。 完整文章
文/吳品瑜 回德國之後最常遇到的問題是:「你是誰?」 基福會採取輪班制,每次來的人都不一樣,再加上家庭醫師、送餐人員、救護車人員、急診室裡來來去去的醫生、護士們,一天下來我總要反覆被詢問:「你是誰?」 「我是她的媳婦!」 角色,似乎是最容易的答案,相應的義務既包套處理,也有簡易的參照行為模式,更容易落入他人與社會的期待。 完整文章
撰文/劉育菁 房子對人類最基本的功能應該是「居住」需求,但隨著房價逐年上揚,以及房地產對華人社會來說具有「社經地位」與「財富能力」的表徵,使得房地產進階成為個人理財與資產配置的主要產品之一。 不過,伴隨高齡化、少子化趨勢,準退休族要有新思維,尤其過往在認知上習慣把房子「留」給後代子孫的人,應該思考善用房屋的既存價值,幫自己規畫老後退休金,以追求個人更好的退休生活品質。 完整文章
說起德國,你的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畫面是什麼呢?是強盛的科技工藝力量?還是綠草如茵的花園城市?抑或是引領足壇風雲的強大體育實力? 至今,雖然我還沒有機會踏上德國的領土,但卻很喜歡這個國家的風土民情,也很欣賞他們對於人生、工作的態度。過去從電視上看到很多有關德國的報導,而這回我將從《借鏡德國:一個台灣人的日耳曼觀察筆記》這本書中領略不同的德國。 完整文章
文/劉威良 德語,很難嗎?(Ist Deutsch schwer?) 看看標題文字字面上的比較,哪個難?中文的比畫難,而德語則像豆芽菜一樣,要一個老外來看,他一定會說中文難;對不習慣豆芽菜的中文人士來說,一定覺得母語親切簡易。這是一定的道理,難不難都是相對的,只是看人學不學而已。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