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成天都想開始很多事:開始運動、開始培養新興趣、開始整理亂得像鬼屋一樣的房間,或者開始閱讀好像這輩子都讀不完的《追憶似水年華》。但有時候光真的「開始」去做就不大容易,真的堅持到「完成」的比例就更少;那些可以按部就班把事情完成的人,不可能每個都比我們更有意志力吧?他們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的腳被桌子壓到,好痛,」賴奕菁問,「你應該先止痛,還是先移開桌子?」 賴奕菁認為,發現自己的精神狀況不佳、可能影響生活其他層面時,找精神科醫師是比較好的選擇,「最重要的是,精神科醫師可以判斷患者的症狀是不是病癥,確定該怎麼處理。」賴奕菁解釋,「有些情緒反應只是一時的,但有些可能與生理的病痛有關,精神科醫師可以在這方面提供專業的解讀。」 完整文章
文/克里斯多夫‧安德烈;譯/彭小芬 難得一次,我不贊同前一頁引述的話,希望大家也來思考一下。況且可憐的王爾德非常不擅長抗拒誘惑,在英國拘謹的維多利亞時代,付出慘痛的代價:坐牢、被放逐、破產。 完整文章
文/楊建東 最初,他只是不敢出門,走路時會時不時地回頭打量周圍,後來,他經常將自己關在封閉的房間裡。房間裡沒有任何家具裝飾,房間的牆壁一律是刷成雪白沒有汙漬的格調。他關上燈,把自己一個人反鎖在屋子裡,這樣才稍微有一些安全感。 他原本是個非常溫和的人,家庭和睦,人際關係也很好,但是發病後,他開始變得神經兮兮,行為古怪,甚至極其焦躁,還會發狂地掐住妻子的脖子,清醒之後又極其愧疚。 完整文章
文/郭彥麟(精神科醫師) 「你會容易緊張嗎?」 他正抱怨自己的失眠,卻在我提出這個問題後,停頓下來,彷彿也疲倦地閉了眼睛。 愈累愈睡不著,睡不著隔天更累,無法沉睡又無法真的清醒……失眠帶來的疲倦就這樣加速地循環累積,變成償不清的債。吞下了大把維他命、大量咖啡,統統排進尿裡,卻沒能排出絲毫疲倦,走投無路了,只冀望靠安眠藥好好睡一覺,先還些利息也好。 完整文章
心病,到底該怎麼醫? 心理諮商師如何潛入深沉的所在,讓人心得到療癒? 我想知道,這個受到保密義務保護的諮商世界裡發生了什麼事; 我想知道的並非人為什麼生病,而是人為什麼能恢復; 我想了解,通往恢復之道,傳達人類的潛在力量有多驚人; 我想透過箱庭療法和風景構成法這些窗口,窺探心理治療的歷史; 我想看看,治療師和個案共享一段時光後的結果,以及最後呈現的風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