罹癌是禮、感謝傷害過自己的人:無所不在的正向思考

文/芭芭拉.艾倫瑞克;譯/高紫文 就算水杯碎裂在地上,也要去想杯中還有一半的水,不能去想只剩一半的水,這種勸人正向思考的說法不只存在乳癌的粉紅絲帶文化中。治療後幾年,我冒險闖入另一個私人的災難世界,那個世界裡都是遭裁員的白領勞工。 在開放失業者參加的交際團體、戰鬥營、激勵課程中,我發現所有人都異口同…

我們在進食的時候,比較難拒絕別人?

文/齊藤勇;譯/卓惠娟 不論是生意上的商談或男女約會,想和對方變得更親密、希望在心平氣和的情況下談話,常利用吃飯的場合。 或許反過來說,第一次和心儀的對象約會,必然會邀請對方,「要不要一起吃個飯」。因為一起用餐是加深人際關係的基本步驟。 一邊吃飯一邊聊天,容易對對方產生好感,也是一個廣為人知的心理作…

在冰島,開展戀人關係往往會先跳過「約會」階段

文/Becky 說到這些金髮藍眼的維京人後代,冰島男人對我來講長相都十分相似,面貌大多粗獷,喜歡蓄鬍、塗髮蠟,平均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以上。我個人認為,冰島男人論相貌顏值,在歐洲男性間排行算是中等,然而,這個國家仍舊有產出極品帥哥的能力。 走在冰島街頭,這裡的男人不會像義大利男人一樣會對你吹口哨示好,也…

跟著柏金媽的閱讀筆記,一起探索女性情慾

文/許欣瑞(「波栗打開開」資源網召集人) 拜託所有我的女性朋友,看完這本書,然後來談談你覺得女性情慾是什麼,我相信統合出來的答案,一定會既精彩又深奧。 當年為了寫開放、多重關係的論文,訪談近20位女同志(其他20多位則是男同志),最讓我驚嚇的不是關係的多樣性,而是女性情慾揭開了自身一部份真實,展示在…

「所以你們現在到底是什麼關係?」

文╱郭書瑄 就台灣人的角度看來,歐美的約會模式有時讓人有種不確定感。這其實是由於台灣文化中對於「稱呼」或是「名分」的重視。 我和老公保羅究竟是幾時算是正式交往呢?回想起來,保羅從來沒說出我想像中的「妳願意做我女朋友嗎?」或是「和我在一起吧!」等等偶像劇中的告白台詞。 真實的情況是,就在我們約會過幾次…

無論你問幾次,我都會說──我決心把這場駭人噩夢還給她

文/溫蒂.沃克 他跟蹤她穿過房子後方的森林。地面散落著冬天的遺跡,過去六個月,枯葉和斷枝掉落在地,於一片白雪下腐朽。她也許有聽到他靠近,可能有轉過身,看到他戴著黑色羊毛面罩。因為後來她指甲下找到面罩的纖維。她跪倒在地,壓得殘餘脆枝如老朽骨頭般斷裂,刮傷她裸露的肌膚;他極可能用前臂外側把她的臉和胸口緊…

很多約會男女不是「混蛋」,他們真的忙到撥不出時間

文/莫伊拉.韋格爾 愛情勞心勞力,心理治療專家與自我成長書籍大師們如此諄諄教誨。愛情也很耗時間。既然時間就是金錢,很多約會男女不願意在任何潛在對象身上冒險投注太多時間,似乎也情有可原。 比起戀情受阻,時下的戀人更常遭遇的問題是行程塞爆。你的朋友是不是經常抱怨他們「沒時間約會」或「沒空發展戀情」?又有…

約會是一瞬間的花火,是人品的積累,是翻出底牌的手氣

文/李屏瑤 如露亦如電,如夢幻泡影,約會是一瞬間的花火,是小幸運,是一期一會,是人品的積累,是賭桌上的梭哈,是翻出底牌的手氣。 我對約會的印象來自於日劇。或者是說,我對於愛情的設定,最初都是來自於日劇,還有一點點流行音樂。那是趨近於《東京愛情故事》,突如其來的愛情,總是墜落姿態,橫征暴斂,並沒有什麼…

我一直很清楚地記得那個春日

文/宋晶宜 我一直很清楚地記得那個春日。 我在窗前看見一抹陽光,那是在許多個寒冷陰雨的天氣之後,它彷彿從天幕裡衝了進來,使人有一絲突如其來的驚喜。於是,我拋開了書本,因為我想和春天約會。 我記得詩人拜倫說過:「美的事物是永恆的喜悅。」我卻認為,生意盎然的事物是永恆的快樂。 我坐在春天的原野裡,看山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