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elish ※本文涉及《狂暴年代》部分情節 有時會發生這種事:頗受好評的小說一出就入手,想著馬上要看結果當然沒做到;還是掛在心上,但總是發生拿起來讀兩頁又因為其他突發因素放下、好一陣子沒再拿起來、下次只好再重看結果又來突發因素,也不是不好看但閱讀過程莫名的一波三折。 例如《狂暴年代》(The Violent Century)。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身為文學人,這本書有眾多吸引我的部分,首先是作者社會學家、經濟學家暨思想家赫緒曼早年波瀾壯闊的人生經歷,而後是他關於反動修辭的精闢論述,以及最終給予進步派與反動派充滿深意「應善待民主」的提醒。 完整文章
暢銷榜總是聽老師講書講到都煩了──放心,里長伯明白大家的心情,而且因為她已經成為出版界半仙,就算老師不開口,里長伯也都知道暢銷榜單的內容,交給她搞定就好! 不過,總是克制不住「熱心助人」衝動的里長伯,其實也有倦勤的時候;做事想要可長可久,我們都必須注意一些「不做事」的真正祕訣! 完整文章
作者/安德斯.李戴爾(Anders Rydell) 譯者/王約 去年春天,搭機從柏林飛往伯明罕,帆布背包裡揣著一本橄欖綠小書。我不時打開背包去探查包在防震牛皮紙袋裡的這本書,好讓自己放心它還在。歷經了七十餘年後,它終於要返家了,歸還給它前主人的孫女。前主人曾經小心翼翼地將藏書票黏貼在扉頁上,並在書名頁上寫了他的名字:理查.寇伯克(Richard 完整文章
文/蔡慶樺 德國這些年產出了兩部與追討納粹罪行有關的電影,都以法蘭克福總檢察署為背景,也都與一位擇善固執的法律人有關。一部是《大審判家》(Der Staat gegen Fritz Bauer,二○一五),另一部是《謊言迷宮》(Im Labyrinth des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