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格.布雷格曼;譯/唐澄暐 接下來幾個月,有數百人造訪了史丹利.米爾格蘭(Stanley Milgram)在耶魯大學的實驗室。他們成對抵達,然後依抽籤指派其中一人擔任「指導者」的角色,另一個擔任「學習者」的角色。指導者安排坐在一台巨大的裝置前面,有人跟他們說那是電擊機(shock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千禧年人們正在為跨入全新世紀慶賀時,對於我,除了換了工作,就是與生命中很重要的書邂逅,其中一本就是《我願意為妳朗讀》。 乍讀,是一個令人戰慄的禁忌愛情故事,到了第二部卻有了意外的翻轉,一個大秘密後的個人命運與時代悲劇拉開來,頓時如吞下鉛液,沉重窒息。 等翻開最後一部——第三部,無數的叩問與辯證洶湧撲進腦門。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今天我們講到「希特勒」的時候,講的幾乎都不是希特勒他本人。 先別覺得咱們又要聊二次大戰的傷痛過往,那些你都很熟悉,那些都不用再提。我們不是要聊那個。不過你可以想想,為什麼一看到「希特勒」三個字,你就覺得話題一定會是對二次大戰種種創痛的重新審視?為什麼不能是希特勒想要努力成為畫家但被老師嫌棄的哭哭經歷呢?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孩子們大約幾歲適合認識納粹大屠殺(Holocaust)這個字眼呢?許多教育者建議年齡為十歲左右。不過,曾獲美國繪本凱迪克獎(The Caldecott Medal)與麥克阿瑟獎(MacArthur Fellowship Award)的作家彼得.席斯(Peter Sís)近期出版繪本《Nicky & Vera: A Quiet Hero of the 完整文章
文/elish ※本文涉及《狂暴年代》部分情節 有時會發生這種事:頗受好評的小說一出就入手,想著馬上要看結果當然沒做到;還是掛在心上,但總是發生拿起來讀兩頁又因為其他突發因素放下、好一陣子沒再拿起來、下次只好再重看結果又來突發因素,也不是不好看但閱讀過程莫名的一波三折。 例如《狂暴年代》(The Violent Century)。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身為文學人,這本書有眾多吸引我的部分,首先是作者社會學家、經濟學家暨思想家赫緒曼早年波瀾壯闊的人生經歷,而後是他關於反動修辭的精闢論述,以及最終給予進步派與反動派充滿深意「應善待民主」的提醒。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