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你一定聽過這類傳聞。甚至會有親朋好友信誓旦旦地告訴你:那不是傳聞,是真的。 例如政府的網軍同時用一堆手機發訊操縱網路輿論帶風向,例如疫苗採購東卡西卡是因為政界高層買了特定股票,例如某些國家送我們的疫苗都是有問題他們不要才扔過來的,例如某種疫苗打了會讓你變成萬磁王。 完整文章
只要上過網,就會遇到網路酸民。有時候自己是苦主,被酸民酸,有時只是旁觀,旁觀他人的痛苦,看他人遭罵挨批。網路酸民盤據的地方,大部分在留言區,從社群貼文、各則新聞到論壇,下方的讀者回應區塊,都是網路酸民肆虐的場域,就像老鼠活動於下水道、倉庫。 完整文章
有了網路,如果其他條件不變,那就什麼都無法改變,特別是長期的、廣義的政治效果。但是,因為我們都在用,整日電腦不離身,網路不離口,手機不離手,我們自己造就了自我實現的預言:通過每日的生活實踐,太多的人都聽到了這樣的說法,那樣的高聲朗誦與同義反覆,再三認定網路衝擊了這個,衝擊了那個,包括衝擊了狹義的、選舉的政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