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田中光 本書一直是站在「歐巴桑都很厚臉皮是一種偏見」的立場,探討這種偏見的形成原因。 例如我認為「『厚臉皮歐巴桑』在電車裡大量出沒的時段,很可能原本就是中高齡婦女的比例較高的時段」(本書第一五四頁),以及「團塊世代中的女性剛好在這個時期達到『歐巴桑的年齡』。不論性別或年代,總是會有一些厚臉皮的人。但是當母體人數增多時,就會讓人產生到處都是厚臉皮歐巴桑的錯覺」(本書第一三二頁)等等。 完整文章
文/黃育清 早上坐電梯到一樓,正要向餐廳走去,卻看見兩個工作人員在緊張地討論著什麼,好奇的我難免要探頭聽個大概。 「什麼事?什麼事?」 「就是那個蘭奶奶啊。」其中一個回答我:「叫也叫不醒,打電話給她,沒人接,去她房間,進去叫她,嘿,她睡得好香好甜,怎麼叫都叫不醒,真急人。」 我們這邊的制度是每餐都要點名,發現有人的餐桌空著時,就會到櫃臺打內線電話叫他。 完整文章
文/陳柏言 人在離開這世界之前把握時刻跟摯愛說「對不起、謝謝你、我愛你、再見」。這是《冬將軍來的夏天》重要意念,也就是你所說的「向死而生」,所生的是死者給在世者的情感,這情感的美好延續,才會使死者的形象活下來。 ◎陳柏言(以下簡稱柏) 青年人與老年人的共居哲學 完整文章
文/張系國 或許因為報社經常徵文,或許因為老人日漸增多,最近讀到許多篇談老去和老人的文章。恕我直言,這類文章千篇一律,真讓人懷疑是否人老了他的創造力就會同樣衰退。尤有甚者,有的文章還提出老人守則,不外乎教老人如何溫良恭儉讓,不要火氣大,不要得罪人等等,反正要老老實實就對了。不禁想,如果人老了還這也不敢得罪、那也不敢造次,這樣戒慎恐懼活著一直到死方休,未免太辛苦了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