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夢想其實是戰地記者耶!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應該要在戰壕裡,一邊閃飛過來的砲彈,一邊現場播報戰況,或是遞麥給旁邊頭在流血的傷兵,問他『現在感覺怎麼樣?』⋯⋯然後就在網路上被罵翻!」《女神自助餐》的作者劉芷妤開玩笑地談起自己的夢想。 完整文章
文/布芮尼.布朗;譯/洪慧芳 我們常聽人說:「你就說出來聽聽嘛!」或「打開天窗說亮話!」其實說出來沒那麼簡單,遠比那複雜多了。有時我們擔心,坦言心聲或說出故事可能會有什麼威脅和後遺症。事實上,當你開始瞭解克服自卑的四要素時,你會發現多數人站出來分享故事以前,需要先做很多準備。有時候包容是指聆聽他人述說故事,有時候包容是指陪伴對方,因為對方仍感到恐懼,尚未準備好陳述故事。 完整文章
文/布芮尼.布朗;譯/洪慧芳 當我們不知道自己哪裡有多脆弱時,就更容易受傷 心理學和社會心理學提出很有說服力的證據,證明承認脆弱的重要。從健康心理學的領域來看註8,承認脆弱(亦即承認我們面對的風險),大幅提升了我們維持某種健康習慣的機率。為了讓病患乖乖地遵照醫囑,必須讓他們先承認脆弱。有趣的是,當我們面對某種病症或威脅時,重點不在於實際上有多脆弱,而是,承認自己有多脆弱。 完整文章
文/吳宜蓁 當承恩還在學校時,在一次家長座談會中,校長分享了一個讓承恩印象深刻的故事。他說:小孩剛出生,過的是「加法」人生,他會喝奶了、自己會扶奶瓶了、會說爸爸媽媽、長牙了、會坐會爬了……從什麼都不會的零分,只要進步一分都讓父母手舞足蹈,興奮不已。 完整文章
文/黃之盈 當講師多年的他,學生常傾心於他的風趣幽默、妙語如珠。但當他回到家,卻像個不會講話的木頭人。 「你不是都跟學生談笑風生,為什麼在我面前就變成啞巴?」 「我哪有?」 「要你開口很難嗎?你有什麼毛病?」 砰,他把門用力一關,轉身出去。 每一次,當太太說他有毛病,他就很難受,他也是有自尊心的啊。他到車庫開車,頭也不回。 不准有意見的男孩 完整文章
文/珮姬 你是不是常常遇到這樣的人或自己就是:對評價敏感,如果被質疑,就會突然發怒;要是遭拒絕,就會異常低落;不確定自己的價值,也害怕被否定,如果計畫執行不順利或別人稍微有點臉色,就覺得喘不過氣?總是很想強調自己的存在、總是認為世界上沒有人真正懂我、總是在澄清各種標籤,其實心裡始終大喊「看著我!聽我說!愛我!」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