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酥雞好吃但不健康,就像政治之於台灣人

文/柯裕棻 不知台灣何時何人開始吃鹹酥雞的,更不知道是哪一攤哪一地最早開始這生意。有一說是台中,另有一說是高雄,這兩種說法都頗有可能。台中人擅於開發各種新的飲食與休閒方式,而高雄如此生猛有活力,也極可能發明這簡便的零嘴宵夜。現在一切的起源自是不可考,我只記得遠在一九八○年代後期,台北的夜市已經偶爾可…

那被男客人輕薄看壞了的女孩

文/柯裕棻 說起那女孩,古董舖的老闆喜歡說:「當初就是因為長得像北宋觀音才雇她的。」 女孩確實非常像店裡珍藏的一尊觀音雕像,臉頰輪廓豐腴,眉眼細長,長髮在腦後盤一個小髻。這樣的五官作為雕像看來沉靜婉約,端正和諧,但是作為一個活生生的人,卻有種說不上美醜的怪。也許是比例問題,因為那臉顯得短而平,雙眼的…

他在研究室裡的廢紙上,發現一篇未完的故事……

文/廖宏霖;人物攝影/增田捺治 研究室裡的廢紙上,一篇沒有讀完的故事 我記得第一次對羅士庭的名字有印象,約莫是在2015年左右,在研究生研究室裡的印表機上。那時候的我正在東華大學華文系創作組,修了一堂黎紫書在談極短篇小說的課,上課的教室就在研究室的隔壁,上課前我常常會去研究室裡印講義或報告,抱佛腳一…

楊照:藝術要更勇敢地向科學、理性挑戰,向統治概念本身挑戰

文/楊照 小說家賈西亞.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幼年時在外祖父家,每當外婆要他安安靜靜待著時,就會跟他說:「別亂動,要是亂動,佩特拉表姑就來啦,她正在她的房間裡;要不然拉薩羅表叔就來了,他正在他的房間裡。」佩特拉、拉薩羅,還有許許多多外婆口裡講的人,小賈西亞.馬奎斯…

楊照:閱讀所帶來的無從控制影響,就是「星火」

文/楊照 閱讀沒有固定的方法,也不會有固定、必然的所得。 即使是同樣我這個人,面對同樣的書,都會在不同時間、不同心境下,和書有了不同的連結,或無法連結。這是閱讀最神祕,因神祕無可控制而最迷人或最折磨人的特色。 多少兒時帶來極度興奮雀躍的書,完全不堪重讀,猝不及防、未獲任何警告地,你拿起了書,瞬間破滅…

【怎麼拼出一個展?】2016書展開跑!展覽的「前世今生」你都瞭解了嗎?

文/葉菀菱、林育璞本系列由【閱讀‧最前線】與【SOS】聯合製作刊出 由多家獨立出版社承辦的「讀字去旅行」攤位,是每年書展不可錯過的一站。從 2011 年開始,歷經每個人拖行李箱來擺攤的「讀字機場」、2012「讀字車站」、2013「讀字小宇宙」、2014「讀字部落」,再到 2015 年的「讀字小酒館」…

在婚禮上,當大家都喊著祝你幸福時,我總覺得祝你好運會比較實際

文/葉揚 很多人問我,跟彼得先生是不是一見鍾情?有一個初期的回憶可以提供大家更多的想像。 彼得跟我是高中同班同學。高一的時候,我被選為學藝股長,開學後的第一個任務,便是收集全班的大頭照,交到學務處,以便製作學生證。 一個星期後所有同學都交了照片,只剩下彼得先生,我幾乎是用哀求的姿態請他將照片給我,他…

【黑水・私觀點】人為何要殺人?人為何變成女人? ──陳栢青讀平路《黑水》

文/陳栢青 謀殺不只是畫下一個句點。他往往開啟一個問號: 「人為什麼殺死另一個人?」 我想知道為什麼。我們都想知道。一種好奇必然是來自於窺私探隱的渴望,追求官能或精神上的刺激,想目睹奇觀。但也有一種是,我想知道,人作為一種存在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人為什麼殺死另一個人?」,那是對對於我們的精神面未及探…

平路:在黑白分明的社會裡,我想說服讀者,多聽一點她的心聲

聯經出版編輯部∕Readmoo電子書∕群星文化聯合訪問整理 關於《黑水》與那件命案有著關連。 我簡單說一下心境好了。自從那聳動案件發生,至今三年來,媒體提到被告,用的常是「蛇蠍女」。以「蛇蠍女」概括地標籤一個人,坦白說,我很不能夠接受。 司法過程也令人不安。一年多前(2014年九月),被告二審判死。…

在法庭上,佳珍說自己只是慌了,這麼冷血的女人也會慌張?

文/平路 存摺、來往明細,銀行職員的供詞,法庭上的拉鋸戰繞著一些細瑣的環節。 「是否有證據能力?」法官問道。 針對每一項提出的物證,法官重複同樣的問題。 法庭上攻防非常清楚,被害人家屬的代理律師認為,為了錢,以殘忍的手法殺死兩個人,叫做「見財起意」。最明顯的證據是,佳珍穿洪太外套去銀行開保險箱,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