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訪/犁客;文字/張戎 2005年,《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英文版出版時,是英文出版圈、也是華文出版圈的大事。 彼時中國已經開始嚐到改革開放帶來的好處,從經濟市場的開放,似乎能夠預見政治環境的開放,在那個時刻,重新回頭檢視中國共產黨的創始經過、以另一種與中共黨史不同的角度敘述毛澤東生平,似乎非常合適。這本書那時在香港出版了中文版,反倒是在台灣出版時遇上一些波折。 完整文章
文/林韋聿 關於聯合國內的中國代表權之爭,一鬧就是 22 年。 事實上到了 1961 年 12 月,澳大利亞等五國就改提出另一項草案,援引《憲章》第 18 條的規定,任何改變中國代表之提案為一重要問題,這個議案在大會中通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到了一個年紀,」吳念真說,「閱讀真的變成非常非常非常簡單的一件事。」 吳念真拍廣告、演舞臺劇、當導演當編劇,大家幾乎都忘了,他剛退伍、白天工作晚上唸大學夜間部的那段時間裡,連得了三年「聯合報小說獎」──初入藝文界時,現今人稱「吳導」的吳念真,身分是「作家」,「閱讀」是他從小開始就有的興趣。 完整文章
文╱陳鴻瑜(政治大學歷史系名譽教授、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榮譽教授) 當代人每提起越南,就會直覺地想到那個長期跟美國打仗的東南亞國家。長達十多年的戰爭,每天打開報紙和電視新聞都會看到越戰的報導,然而時間過久,已讓人忘記了它們為何開戰。在冷戰時期,越南這個共黨國家和民主的美國打仗,自是脫不了意識形態衝突,很少人會去探究越南何以長期陷於戰爭泥淖中。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年輕時候胡亂讀小說的時候,大抵沒分什麼類別。那時能拿到什麼就讀什麼,一本推理小說之後接一本以玩具當主角的童書(不是《Toy Story》),一本經典文學之後接一本有很多軟調情色場面的武俠小說(只記得情色場面,書名忘了),囫圇吞棗,什麼都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