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星座書很熱門,自然也有運勢專家開始考察古代那些名人作家的星座,推測他們的性格。不過這整件事多少有點「是在哈囉」的成份。一來是說古人連生卒年都不容易考察,得依據索隱繫年,那所謂「生日」又怎麼會紀錄得精準?二來加上古代中國占星曆法,根據的是二十八星宿搭配天干地支、五德終始、太歲運行等等的大傳統小傳統信仰,因此西方占星學對決東方神秘主義,到底那個說了準?實在很難預測。 完整文章
最近打開新聞就可以看到滿滿的非洲豬瘟疫情,還有機場米格魯到處嗅嗅的可愛萌樣,我島陷入豬肉製品可能被消失的疑慮與危機當中,畢竟豬肉是大家的日常主食之一;那,古人也把豬肉當成主食嗎?豬在古代被視為怎樣的動物? 其實吃豬肉的記載比較晚,但關於豬這個動物及其意象,在古文中被拿來當罵人的話,倒是起源甚早。在《史記》〈莊子列傳〉裡,就有一個與野豬有關的譬喻,讓讀者印象深刻: 完整文章
側記/Mitty Wu 「這個社會文不文明,要看這個社會如何對待他的古代。」 羅智成《諸子之書》的構想來自他學生時代面對各式穿統典籍的感觸,希望賦予這些久遠的心靈現代化的體悟,不過度依賴真實的歷史或是文化,只要是感到興趣的精采古人,他都會加以虛構的想像與個人的解讀,進而編織成有趣的篇章。 完整文章
文/中央研究院 研之有物編輯群 ⊙從瘴病觀看宋代醫療史 隱含在醫療行為和論述背後的權力關係、知識流動,都是醫療史關注的焦點。「微觀」的醫療,關注個體的健康與疾病;醫療史的研究,則是從「宏觀」角度切入,把醫療行為放在更大的社會結構、文化脈絡、歷史縱深之下,以進行動態的觀察。 完整文章
文╱蔡宜容 我常常過了中午就抓幾塊油餅揣在懷裡,隨便挑一本爹的破爛冊子,穿過市場後頭那片松林,沿著山路走到臥牛坡。坡上有一座巨石,約一個人高,寬度嘛,我可以躺在上頭翻兩圈還不怕滾落地;據說是女媧娘娘補天遺留下來的天石。我三兩下爬上去,掏出油餅,攤開冊子,倒勾著腿趴在石面,悠閒地邊吃邊讀起來。 第一頁是〈東坡羹頌〉。 完整文章
前陣子,鄉民一度熱切討論關於八大特種行業的話題,後來戰得硝煙四起,兵戎傯倥。說起來有時我們一面假道學大談什麼職業無貴賤,另一方面當談及性專區設立、酒店文化或傳播娛樂公司之黑史料時,又顯得鬼祟猥瑣,欲說不得。 但我想無論是哪個時代,那些青樓煙雨,花柳粉黛,難免讓讀者帶入各種有色又旖旎的想像。 完整文章
作為詩、詞、文、書法諸成就賅備的大學士,後代對蘇軾的評價甚高。不過我的詞選課並沒有花太多篇幅講東坡詞。文學史談一個體類發展,多半從所謂的「本色」與「別格」區辨,東坡創造出詞的豪放一體,怎麼看都只能算是本色之外的異調。 完整文章
今年學測作文題目是「我看歪腰郵筒」,閱卷老師表示學生扯陶淵明、蘇東坡,簡直把閱卷老師當傻瓜。即便這則新聞又被鄉民罵翻,說老師出廢題當然收回了廢文云云,但論起寫作、文學與考試的複雜機巧,這可能又是另一個大哉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