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巧如 為了捍衛自己的權利,有時我們需要突破體制來爭取,像是蘭嶼的反核運動,這可能會遭受到世人的批判和不諒解,即使如此,只要知道自己做的是對的,那所有的犧牲都會是值得。《安洛米恩之死》的主角也被人受到了質疑,承受別人不公平的對待,但他堅持自我,不會因為他人的鄙視就因此改變委屈自己。 完整文章
文/ 夏曼.藍波安 這本書,就獻給我已逝去的雙親,大伯,我的三個小孩,一個孩子們的媽媽,以及給我自己。我用木船捕「飛魚」,用身體潛水「抓魚」,讓海洋的禮物延續父母親從小吃魚的牙齒,孕育孩子們吃魚的牙齦,讓波浪的歌聲連結上一代與下一世代的海洋血親,生與死不滅的藍海記憶,我做到了自己的移動夢想。 完整文章
《大尾鱸鰻》上映後,立委高潞‧以用等人指出該片有歧視原住民的嫌疑,電影導演邱瓈寬稍後在臉書發文澄清,言下之意認為這是對方誤解了影片設計的用意造成的誤會。我認為這個討論確實涉及誤會,不過這個誤會是邱瓈寬誤會了歧視言論的概念內容。 完整文章
請記住我們獵魚家族的名字是卡夫烙,是航海家族 老人家逝去後,你長大成人時 願你如巨岩般的堅強,不自甘墮落 關於地瓜,它是配合魚類的食物 長大成人時,你必須繼續種植我們辛勤開墾的土地 我與你母親要詛咒懶惰的孩子 但願你可以牢記老人家的語言 「Nu yabu o pongso yam, ala abu ku u.」(如果沒有這個島嶼,我是不存在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