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申惠永(신혜영);譯/曾子珉 「媽媽,我想去機器人科學班。可以讓我去嗎?」 「嗯?我想想看。」 剛開始我絕對都是這樣反應,得讓兒子傷點腦筋,不能讓他像條小魚般,一口就能咬住魚餌。接著,幾天後,或是幾週後,又或是幾個月後,兒子又會問。 「媽媽,我有說想要去機器人科學班,什麼時候才能去啊?」 完整文章
文/藍佩嘉 在河岸國小,儘管嚴格的體罰已不復存在,老師對於不聽話的小孩仍不時用威嚇的方式,例如丟粉筆、用書本拍頭,或口頭上的警告,如「棍子拿出來,等一下修理你」、「如果你們再講話,老師就會拿膠帶把嘴巴貼起來,然後上面寫『我很愛講話』。」不同於天龍國小的老師害怕中產階級家長申訴,小心翼翼避免處罰學生。河岸國小的家長多直接告訴老師:「不乖就打沒關係」、「小孩不乖就是要抽」。 完整文章
文/李柳南 我從學校下班之後,回到家裡的時間是下午五點到五點三十分之間。在孩子四年級之前,下班後不管任何聚會、聚餐或研習,我都不會參加。因為我認為,想要讓孩子養成正確的學習習慣,在這個年紀之前是關鍵。簡單的說,我是為了要控制孩子學習才準時下班的。 我回到家後,孩子會出來迎接。 「您回來了啊!」孩子打招呼的說。 完整文章
《上流兒童》的頭尾設計,特別值得一提。小說開場引用孟德斯鳩的話:「假如一個人只是希望幸福,這很容易達到,然而我們總是希望比別人幸福,這就是困難所在,因為我們總把別人想得過於幸福。」 小說並未解釋這段話,卻是全書主旨。 完整文章
文/蔡增家 韓國還有一種特殊現象,就是課後補習風氣相當盛行,而且不像台灣補習大多集中在英文、數學等學科。在韓國,若不上補習班,表示父母對子女教育不重視,那是一種嚴重的失職。 選舉時,候選人大都會語氣謙卑地說:「懇請惠賜一票,我的當選,就差你這一票。」但是在韓國,候選人卻反而會自信滿滿地說:「我已經贏了,你投票給我,就是投給勝利者。」 完整文章
大學考試結束的這陣子,《國語日報》上天天都有關於考試的新聞。平常很喜歡寫東寫西的小狗哥哥其實很不喜歡看到關於考試的新聞,他覺得一直討論考試方式的事情實在很無聊,他寧可多跟福爾摩斯相處一下,比較開心。但是某天放學後他一看到我就問:「為什麼我有好多同學在補習寫作文?要怎麼教啊?不會很奇怪嗎?我覺得我的同學好可憐,什麼都要補⋯⋯為什麼?」 完整文章
文/北野武 道德這字眼真的很膚淺,要說有多膚淺,就像洗手間貼的標語:「保持洗手間清潔」般膚淺。 當然保持洗手間清潔是基本公德心,我看到洗手間很髒,一定會忍不住動手清掃。即便在外頭用餐,要是走進餐廳的洗手間發現前一個人的衛生習慣不太好,我一定會打掃,這是我一直以來的習慣,所以我已經幫無數人清掃髒污的洗手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