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人》從小說紅到影視,原著迭獲大獎肯定。好奇者若想知道主題內容,採用谷阿莫說電影的方式,大概一兩句話就講完了。 真的一兩句話就講完了。故事很簡單,說的是一對青年男女,四年來分分合合的過程,主軸就是他們兩人合、分、合、分、合、分、合、分⋯⋯不斷循環。 分合,不是因為時代動亂,或家族反對等外力介入,純為兩人性格形成的糾結,分分合合,情路曲折。 完整文章
文/ 黃柏威 一個美國男孩在歐陸的火車上遇見了一個法國女孩,兩人相談甚歡,於是男孩起了瘋狂念頭,希望在隔天早上搭機返美之前,能有更多的時間和女孩聊聊,他大膽邀請女孩一同下車,要去哪他不知道,他想只要能和女孩一起在維也納城裡走走,也是有趣的體驗吧!而這一走不得了了,這場黎明之前的相聚,不只在男孩女孩的心中留下難忘回憶,他們的身影也深烙在每個觀影的青春心靈。 完整文章
文/朗迪.班克羅夫特;譯/周沛郁 當代文化中各種關於施虐男性的迷思,主要是施虐者自己創造的。施虐男性替自己的行為編造解釋,再說給伴侶、治療師、神職人員、親戚和社會研究者聽。但容許施虐者分析、敘述他們自己的問題,是大錯特錯。我們會讓酗酒的人告訴我們,他們為什麼喝酒,然後接受他們的解釋,而且毫不質疑嗎?我們大概會聽到這些說法: 「我生活不順遂,所以才喝酒。」 完整文章
文╱埃絲特.沛瑞爾 這年頭,美國的伴侶治療普遍相信,「性」暗示關係的好壞,換言之,只要知道感情好不好,就能推斷「性不性福」。如果伴侶彼此關愛和扶持,如果溝通良好、互相尊重、講求公平、信賴、有同理心而且誠實,就可以相當程度地假設兩人的愛欲持續不斷、強烈且有規律。派翠西亞.羅芙(Patricia Love)博士在著作《熱力夫妻》(Hot Monogamy)中,發表這方面的看法: 完整文章
文/鄧惠文 關係中的喜歡跟討厭,自以為是正確的選擇,卻是一團糊塗。相遇一開始,我們問:「你是那個對的人嗎?」然後認定:「好像是他。」「絕對是她!」婚後一起生活相處,衝突時,難免要自問:「這討厭的一面也是你,是當初我選擇的你嗎?」此時,有人會希望伴侶改變,不改就看彼此能撐多久。我們自己對喜歡或討厭的特質,其實充滿矛盾。在某些狀況下,某種令人喜歡的東西也可能變得令人無法忍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