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安伯托.艾可;譯/倪安宇 簡單說:最少六個月,最多三年,因為如果三年內仍無法掌握題目,找不到相關文獻資料,代表三件事: 一、選擇的論文題目超過能力所及。 二、太過貪心,什麼都想談,準備在這篇論文消耗二十年時間。如果是聰明的學者應該懂得劃定限度,在設定的範圍內生產出明確成果。 完整文章
《論文教室》是一本對話體的寫作書,以教授和「作文差勁男」之間的對談,有系統地說明寫論文的技術。 以知識型的書來說,我一直不喜歡讀對話體,特別是那種一個角色扮演「老師」,另一個或多個角色扮演「學生」的。 明明是知識型的書,講生物學、數學或理論物理,又不是要講故事或劇本,為什麼會出現對話體呢?在我的想像裡,這些書八成這樣誕生的: 完整文章
即使是怕鬼的人,也愛聽鬼故事吧? 我從小到大聽說過不少靈異故事,相信你也不例外。無論有無宗教信仰,或者是文科生、理科生,至少我大部分朋友或多或少是相信一些靈異現象的,不限於鬼神,也包括運勢或氣功等特異功能等等。我自己也多少相信一些,因為有些事情遇到了,難以用科學解釋,很難叫人不半信半疑,但想知道發生了啥。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年做的那本電子書根本不會賣啦,哈哈哈;」張惠菁笑著說。 2001年,亞馬遜的Kindle還沒問世、網路書店還沒被連鎖書店的老闆們放在眼裡,但國外許多創作者已經透過不同合作測試新形態的閱讀可能,當時已經出版過短篇小說集和散文集的張惠菁,也與藝術家紅膠囊及歌手楊乃文,合作了一本Flash格式、結合文字、圖像與音樂的電子書《惡魔的夏天》。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真的覺得這個方法很不錯;」謝金魚的興緻很高,「我們有三百萬的退休人口,健康狀況都還不錯,不見得要全都去當什麼志工,也可以深入社區和老人聊天、討論,傳承記憶然後成為獨立學人,學院裡的人力也可以輸出,傳授相關技巧。獨立學人的數量增加,可以和學院裡的研究者相互刺激、交流發展。」 完整文章
文/彭明輝 第一次閱讀期刊論文的人,往往會發現它們長得像天書,全部都是看不懂的術語,每一段都很難懂,甚至完全不知所云。和過去閱讀大學部教科書的經驗差異太大,很多成績優異的學生甚至會懷疑:到底是作者寫作能力太差,還是自己的理解能力真的有問題。 完整文章
文/閱樂書店林哲安 趁著假日的時候,沿著鐵道,來場悠閒的漫步,沿途所見的風光,必定也會用相機收納起來。旅行,可說是現今社會大眾,最主要的休閒方式!這些你我再熟悉不過的生活日常,在近百年前的台灣,呈現的是何種風貌? 完整文章
任教於大學的朋友忽然敲我臉書,問:一本書印出來,到讀者的手上,這中間是有甚麼過程?真正困難的是甚麼呢? 朋友會這麼問,原因是他們學校的出版中心預備大張旗鼓出版一套文學叢書,要找他開會共商大計,但他的顧慮是通路在哪呢?出了書送不到讀者眼前不是變庫存嗎? 完整文章
戴維斯‧穆爾十七歲的獨生女遭人強暴並被殘忍地殺害,警方卻始終破不了案。自從他女兒的命案發生後,他和妻子從此活在痛苦的深淵。但他不甘心,他立誓要找出殘殺女兒的凶手。一年半後,他逮到一個機會,就是當從警方手上拿回女兒的遺物時,他能夠弄到凶手的 DNA。事實上,戴維斯‧穆爾本人就是位為不孕夫婦複製小孩為生的醫師。於是,他利用了凶手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