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851年,英國為展現工業革命的成果,舉辦了倫敦世界博覽會。 1889年,法國急起直追,也舉辦了巴黎世博會,其最佳的國力展現就是艾菲爾鐵塔高聳入雲的景象,而在這次會場上美國的展場「如一盤散沙、不堪入目」。 完整文章
文/島本理生 譯/楊明綺 一週開始的週一上午十一點半,我造訪迦葉任職的法律事務所。 搭電梯上二樓,透過對講機告知來意,自動門隨即開啟。 事務所內並排著四張桌子,其他律師都不在的樣子。 身穿灰色高領毛衣的年輕女子領著我走向最裡頭的那扇門後面,一間特別隔出來的會客室。 我坐在沙發上等候時,方才那位年輕女子端茶進來。相較於她那張素淨的臉、明顯分岔的長髮,端正秀麗的五官與豐滿胸部格外顯眼。 完整文章
文/ 詹姆斯‧漢金斯 James Hankins 「我是凱特琳.桑莫斯。」儘管身邊無人,她還是對自己大聲說。 踽踽行走時,她的腳陣陣悸痛。雙腿疲憊。她不確定她為何在走路,但還是不由自主地繼續往前邁步。她酸痛的腳丫橫越皸裂處處的柏油路時不禁頻頻抗議。 完整文章
文/愛德華‧海斯蘭;譯者/蔡承志 第六章 誰殺了瑪莉博士? 這位女士像個謎一般進入我們的故事。她的醫學同仁認為她是「絕對出色」,瑪莉.謝爾曼很快在美國由男性主導的骨與關節外科醫學層級體系中攀升到最頂峰,這個醫學專科迄今依然極端少有女性醫師。謝爾曼醫師白手起家,收入很高,在專業圈子內又深受景仰,在一九六○年代,當未來女權主義人士還在家裡看電視劇《天才小麻煩》(Leave it to 完整文章
文/派翠西亞.康薇爾 入夜後的都柏林空氣清朗而冷洌,我房間外面的風嚎哮著,像是百萬支笛子在空中鼓動。我再一次整理枕頭並把背靠向毛茸茸的愛爾蘭亞麻床單,幾陣驟風將老舊的窗框撞得砰砰作響,有如成群的幽靈橫掃而過。然而我毫無睡意,白天的種種影像再度浮現,我看見許多缺了四肢的屍體。我坐了起來,開始發汗。 完整文章
文/奈傑爾・麥奎里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的破曉時分很冷,寒風刺骨,天色灰暗。十五歲的琳達‧曼恩聽從母親的勸告,在上學前穿上保暖的衣物,在牛仔褲裡面穿了褲襪,再穿上厚毛衣、白襪子和黑色網球鞋。出門之前她還穿上那件新的防風厚外套,並且把一條保暖的圍巾塞進口袋。 完整文章
文/奇幻基地編輯:蘇雷 由古希臘神話女神掌管奧林匹克律法的希宓絲,和古羅馬神話命運女神福爾圖娜混合形象而成的正義女神,其一手持劍,一手持天平並且蒙著眼睛,腳踩法典和毒蛇的模樣,已成為普世認知的司法之神而廣為流傳。女神蒙眼的姿態隱喻有「不偏不倚」「平等公正」的涵義,因而此形貌被後世執法領域引用為最高靈性引導與精神象徵。 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倒臥的人形。床墊上濕黏黏污漬,一整個晚上答答滴滴,沿著聲音畫出虛線往下鋪沒完沒了滴落。或者該煽情的加上窗外閃爍不停的紅燈。以及銘黃分隔線外窺探的眼神。那時你會想到什麼? 謀殺現場。 這下好了,所有的人都知道包皮王住院了。問題只是,跟誰?發生什麼?為什麼?完整文章
我們在長灘島上的 EPIC 餐廳打卡。我們在金鳳凰酒店打卡。我們在 Jonah’s 冰沙前打卡。我們上傳美食照片。我們上傳風景照。我們自拍。我們上傳十秒鐘錄影。我們檢查讚。我們說 awesome。我來了。我不算來了。我要到你按讚的那一刻,我才真正來了。 我們又在 EPIC 餐廳打卡。我們在海邊聖母岩前打卡。我們在 D’talipapa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