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那一刻,我有點痛恨自己不是小說家。」作家阿潑,以記者身份前往日本 311 大地震現場時,拍攝浩劫過後散落一地的物品,「我們只能透過這些物品,想像它們的主人,」這些沒有聲音、無從訴說的故事,不在新聞報導的事實範圍,也許只能用想像力,替他們把故事說完。這也是被稱為「世越號文學」開端,韓國作家金琸桓書寫社會派小說的目的之一。 完整文章
文/紀雲深 人心是鬼神的化身 最害怕面對謊言的人,其實是你自己 我不夠完美,但這絕對是「正常的」, 因為每個人都不完美,但我們需要對自己「誠實」 「人性有著善惡雙面,而人心卻千變萬化。」 大人的世界告訴我們,魔鬼與壞人往往無法一眼就認出。 我們和「善」的距離有多少,同時就與「惡」的距離有多近。 完整文章
防疫期間,有許多事應該注意;而在所有該注意的事項當中,最應謹慎以對的,應該是資訊的正確性──包括該有的防疫措施、新聞內容是否經有心人士或單位偽造,還有當自己、親友甚或不認識的他者染病之後,應當保持怎麼樣的心態;同時,假如得到的資訊不正確但又傳播出去,那麼造成的負面影響並不下於真正的病毒傳染。 完整文章
我是蘿拉,我宣誓我的所有陳述如實,並毫無隱瞞。然而,十幾年來我與丈夫離群居所,不曾出現在任何公眾場合。這一切只因為一個謊言。 十六年前,熱愛日食的蘿拉與基特參加了一場日食音樂祭,她在日食結束後目睹了一場強暴案。蘿拉報了警,並出庭作證。 然而,判決勝訴後,本該是「被害人」的貝絲卻成了蘿拉的恐懼源。 完整文章
文/劉曉波 二十世紀已接近尾聲,共產主義制度隨之進入了世紀末。中國的「六.四」、東歐的「驟變」、蘇聯那極富有戲劇性的「政變」,特別是當全世界在電視畫面上看到列寧的塑像被起重機吊起,搖搖晃晃地懸在半空中之時,再不會有人懷疑,甚至連至今仍然大權在握的所有共產主義政權的領導層也不會懷疑:共產主義大廈的坍塌已成定局,任何人也無回天之力。也許,到下個世紀誕生之日,共產主義便成為記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