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曉波 二十世紀已接近尾聲,共產主義制度隨之進入了世紀末。中國的「六.四」、東歐的「驟變」、蘇聯那極富有戲劇性的「政變」,特別是當全世界在電視畫面上看到列寧的塑像被起重機吊起,搖搖晃晃地懸在半空中之時,再不會有人懷疑,甚至連至今仍然大權在握的所有共產主義政權的領導層也不會懷疑:共產主義大廈的坍塌已成定局,任何人也無回天之力。也許,到下個世紀誕生之日,共產主義便成為記憶。 完整文章
「說謊」只是結果,真正的原因,是膽怯和自私。 可能遇到的問題 我的另一半很強勢,什麼事情都希望我聽他的。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常會跟他撒些小謊。但最近他發現一件我欺騙的小事,現在他說我不忠誠、不老實,請問有什麼解釋的好辦法嗎? 常見的說法:「對不起,我不該騙你。我知道錯了,下次真的不會再犯了!」 完整文章
文/喬登.彼得森;譯/劉思潔、何雪綾 有限是人生的同義詞,這是存在最主要且不爭的事實。存有的脆弱性,使我們容易落入重重的苦,因社會的評價與輕蔑而苦,也為肉體的終將衰敗而苦。但即便有這麼多苦,即便這些苦有多麼可怕,都不足以腐化這個世界,將世界變成地獄,就像納粹分子、毛派與史達林主義者做的那樣。希特勒清楚說過,要使那樣的事情發生,你需要謊言:[155] 完整文章
文/詹姆斯.洛溫;譯/陳雅雲 即使貧窮子弟幸運得以跟富裕子弟就讀相同的學校,他們遇到的老師經常只期望富裕家庭的孩子知道正確答案。社會科學研究顯示,當貧窮子弟的表現優異時,老師經常感到驚訝、甚至苦惱。老師和輔導員認為他們可以預測誰是「上大學的料」。 由於許多勞工家庭的子弟提供了錯誤的訊號,有時甚至從一年級就如此,導致他們在上高中時被分到「普通教育」(General 完整文章
今年還沒過完,但是年度代表字肯定是「假」──台灣這兩年的新聞搞得還不夠假嗎? 如果有記者斷章取義地抄了上面那句的前半部,民眾搞不好就以為今年台灣年度代表字真的是提早選出的「假」。如果這則假新聞真的出現了,你會不會認出來它是假新聞呢?或者即使真的發生,你也一丁點都不感到意外呢? 完整文章
文/塔莎.歐里希;譯/錢基蓮 想像你被找去參加一項消費者喜好的研究測試,在到達實驗室後,得知是要針對男性體香劑提供意見。研究員,姑且稱他為羅森博士吧,他把你帶到一張上面放了各種品牌體香劑的桌子旁,鄭重宣布今天你要根據像是顏色和氣味等若干因素評估每一個商品。羅森博士結束說明之後便離開房間。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韓國作家的作品出現在國內書市其實已經好多年了,不過近幾年才比較明顯受到國內讀者重視;有些作品是很議題性的,例如真實事件改變、與校內集體性侵案件有關的《熔爐》、一樣由真實事件改編、與世越號沉船事件有關的《謊言》,或者在譯成英文、進入西方書市後大放異彩的《素食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