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怡岑(林小捲) 當接下《我是護理師》推薦序任務時我是感到驚喜的,盼了這麼久終於出現在這領域有人能站出來用文字的方式,讓大家認識並正視「護理師」這份特殊職業。雖然在臨床的我還只是個小螺絲釘,有這份殊榮能為前輩著作寫推薦序,備感萬分榮幸。 完整文章
文/金炫我;譯/謝麗玲 回想自己還是新進護理師時,有位從外地上來的學姊自己租房子生活,為了照護病人經常顧不上吃飯,老是吃胃藥而不是食物。 某天她說:「我媽如果知道我的工作是這樣,肯定立刻把我拖回家吧?」 另一位學姊則因片刻都無法離開病人身邊,經常憋尿,最後得了膀胱炎。 她附和:「我爸應該會哭吧。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我爸的心肝寶貝呢。」 四處都爆出輕笑聲。 完整文章
文╱蔡嘉佳 病院日常 住進精神醫學病院,簡單來說就是精神病院後,我才發現許多從前的「算了」,在這裡是如此地被重視。 我常常無法走直線(沒喝酒!)、手抖、四肢微微地不協調,於是常摔倒、撞到或打翻東西,走路磕磕碰碰,男友對此不以為然,雖然我曾多次試圖解釋我無法好好控制身體,他還是會在我打翻飲料時拍桌大罵「妳在幹什麼!妳有什麼問題!」 完整文章
文/蔡蕙頻 ★開一朵女人花要多久? 等待一朵櫻花在眼前盛開,需要多久時間?約莫是一年吧?只要氣候條件別差太多,即使今年錯過了花季,明年此時此刻,仍能花前再見。 那麼,女人花呢?大家都說女人就像花,等待女人像花蕊一樣在世人的眼前綻放她的美,要多久時間? 為了這一刻,我們等了數個世紀。 完整文章
文/朱為民 破除三大迷思,你可以更了解安寧醫療 安寧緩和醫療是協助每個人在終點前的這一段路,可以留下更多時間和空間,給自己最愛的人。因為:「活著,是最好的禮物。善終,是最美的祝福。」 張先生,六十歲,肺癌末期患者。下午收到會診的通知,於是在週末下班前到十樓胸腔科病房去看這位病人。照例,以我熟悉的開場白開始:「張先生您好,我是緩和醫療朱醫師,您的主治醫師請我來看您,最近還好嗎?」 完整文章
文/大麥町 在大家的醫院經驗裡,應該都曾遇過類似以下的狀況:在教學醫院的診療間中,除了護理師跟醫生之外,會坐著一堆也穿著白袍,但是卻不是醫生的陌生人。或是當醫師查房的時候,身邊跟著一起見習,偶爾還很擋路的人們。 你大概知道他們是醫學系的學生,但是總覺得他們跟電視劇或小說漫畫中所描繪的實習醫生,看起來又不大一樣。「他們到底是誰?」你偶爾疑惑。不過當你離開醫院,這樣的疑惑也就煙消雲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