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夏民 一旦決定從事志業或創業,就算再怎麼討厭算帳,都必須練習與錢做好朋友! 曾經有作者看到我擬定的新書宣傳通告表,抓抓腦袋,若有所思地問:「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 我猜他想說的是:「為什麼你不相信文字本身的力量?」 如果不相信,我怎麼會在這裡? 完整文章
文/陳夏民 能夠讀出弦外之音的人,往往會成為生活中的名偵探,解決許多困擾。 那是一個被虐的場景,過程中難有愉悅之感:我無助地趴在墊子上,全身又痛又痠,閉上眼睛,任由那一雙手重新組裝我全身經絡肌肉。穴道彷彿電梯按鈕,每一按壓都能讓我直達最深最底的痛覺之所。 我一邊咬牙忍耐,一邊暗自擔心按摩師推到腎臟時會說我腎虧──該不會只是他好心沒說出來吧? 「你的睡眠品質是不是很差?」 「對。」 完整文章
一、這次年假有九天,打算一定要做和一定不要做的是什麼?(從一定要讀完《追憶似水年華》到一定不下牌桌都可以) 今年年假,我每天一定要花兩個小時坐在沙發上,一邊喝飲料一邊用 ipad 玩《Marvel Future Fight》,我一定要把美國隊長和蟻人練到六星 60 級!一定不做的,就是出門逛街,因為我好怕聽到恭喜恭喜恭喜你啊恭喜恭喜恭喜你。 完整文章
因為自己也寫書,經常被讀者問到一個問題:「你的書為何不自己出,為何要找其他出版社?」 一開始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拍謝啦。如果是正經的編輯也罷,怪只怪我自己把路走偏了,因為天生愛演,對通路採購提報新書時(就是向書店人員介紹自家出版社新書,請他們多多下單推廣的場合),我向來走誇張奢華風格,會用非常「內個」的說書方式去轟炸採購,期盼他們聽完這本書的故事、得到一點娛樂之後,採購量可以拉高一點。 完整文章
撰稿、攝影/黃婉婷 兩年前初讀《飛踢,醜哭,白鼻毛:第一次開出版社就大賣──騙你的》,是人生走到某個「坎站」的時候。 那是十一月,同儕陸續步入職場,展開新的人生體驗。錯過六月求職旺季的我,仍在夢想與現實之間徘徊,為圓記者夢,自主採訪寫作月餘,媒體面試機會卻杳無音訊,不由得懷疑起自己:這樣的堅持到底有沒有意義? 完整文章
記得第一次遇見陳夏民,是在……欸,我忘了。感覺這種文章就是要這樣開頭,但是我記性太差了,對不起啊陳夏民! 陳夏民是逗點文創結社的總編,逗點目前開了三年,主打詩集,也做其他有趣的書,例如我前陣子寫過書評的《有沒有 XXX 完整文章
那天和出版同業吃飯閒聊,提到出書節奏,我們一致認定對出版社來說,最理想的出書節奏應該是兩個月一本。姑且不論拉長出版間隔之後,編輯能夠加強製作端的功夫,讓一本書品質更好,光是能夠拉長一本書的行銷週期,也就阿彌陀佛了。 不過,這只是希望,事實往往相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