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陰翳來自於微光,並非絕對的黑。 燭火搖曳,不論寬敞的、逼仄的和室,將靜靜的角落,以及人的移動所帶起的風,畫出線條,這線條也是暈染的。 光是想像輝龍形容的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黑(灰),腦中就有無數畫面。 灰暗中,女人的面孔、塗黑的牙齒、剃去的眉,讓時隱時現的白皙顏臉,映現得更為鮮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