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散文是一個真誠的生命體驗,」郭強生說,「小說不一樣。」 郭強生前幾年一連出版了三本散文,每本都私己、深刻,帶著一種持續前進直到人生某個時點猛地決定毅然回望的姿態。閱讀郭強生散文的同時,能清楚感受到極大的勇氣──將個人生命的離別、苦痛、黑暗及創口形諸文字向讀者坦承並非易事;但也總好奇,郭強生為何選擇把這些寫成散文?寫成小說,可以把自己藏起來呀;而且,郭強生的小說寫得那麼好。 完整文章
很多早早就讀奇幻小說的台灣讀者,可能從沒想過,「魔戒」和「哈利波特」系列電影會紅到讓「奇幻」成為國內讀者熟悉的類型之一;一個從小接觸大量日本推理小說、主修日文、喜歡日本近現代文學家的女生,可能也從沒想過,自己後來會進一家以「奇幻」為名的出版社當編輯。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陰翳來自於微光,並非絕對的黑。 燭火搖曳,不論寬敞的、逼仄的和室,將靜靜的角落,以及人的移動所帶起的風,畫出線條,這線條也是暈染的。 光是想像輝龍形容的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黑(灰),腦中就有無數畫面。 灰暗中,女人的面孔、塗黑的牙齒、剃去的眉,讓時隱時現的白皙顏臉,映現得更為鮮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