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瑪莉亞.柯妮可娃;譯/魯宓 在生活的各種決定中尋求運氣與控制的平衡,是我努力多年想要掌握的。小時候,我可能擁有了最棒的運氣:我父母離開了蘇聯,為我打開了充滿機會的世界。青少年時,我在學業上使出渾身解數,成為我家在美國上大學的第一代。成年後,我想要弄清楚我的處境究竟有多少是自己造成或命運使然?就像很多前人,我想知道自己的人生有多少是我可以居功,或只是愚蠢的運氣。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不,我不愛你,更沒打算和你結婚。是我對不起你⋯⋯我做了壞事,做得太過份了,老實說⋯⋯因為你的身材⋯⋯實在是太好了。 西元 2001 年(平成13年)7 月 10 日傍晚四時,川尻松子之屍體於東京都足立區荒川河畔被發現,得年五十三歲;經勘驗後,確認為他殺無誤。負責善後事宜的家屬代表為其二十歲姪兒阿笙。然而於川尻松子生前,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陳淑強 ➨➨前期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多生猛的破爛!──與藝術家陳淑強對談(一) 與阿強聊作品很有意思,在聊他最常做的金工飾品創作時,他提到自己鍛鍊技藝的方式是複製作品,透過複製磨練技藝。而觀看阿強的雕塑作品,其中使用的材料,有些看似沒有作用,卻填補了很重要的觀念位置,可以開啟一道門。 從被捨棄的物品中,提煉出物品的第二次生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