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誰說我很笨?──讀《打破大腦偽科學》

文/翁玉玲 讓個熟悉探測大腦結構的人來說這些故事,顯然是比一般人上手得多,因此,就算這是一本類解釋的書籍,也要在翻看之餘,保持對於科學的某種敬意與質疑。《打破大腦偽科學》非常不客氣地解說一些看似理所當然但細查之下有許多疑問的迷思,並給予親民式的解答。 讓大腦在快樂中學習 以類似擬人化的方式去形容那些…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讓一方處處受苦,讓另一方思想扭曲──魔王級角色啊!

迪士尼動畫《冰雪奇緣》常被視為「女力」抬頭的代表作品之一,在這個故事當中,有主見、有能力,相互拯救的主要是女性角色,男性角色大致上處於協助地位,甚至有幾個典型的迪士尼樣版角色被顛覆了──當然,肯定會有男性觀眾認為這樣做對男性太不客氣,不過先想一想:為什麼我們會覺得男性拯救女性的情節比較合理,反過來就…

「智力有60%來自遺傳」人們常這麼說,但有證據嗎?

文/漢寧.貝克;譯/顏徽玲、林敏雅 我現在真的要走進一個政治地雷區了。身為神經生物學家,我實在不應該蹚這渾水,可是社會議題的討論有時需要實事求是的科學介入,否則會完全流於民粹主義的論戰。畢竟這事關一個棘手的問題:我們的智力到底有多少比例來自遺傳。 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領域,人很容易就在當中粉身碎骨:有…

【經典也青春】愛自己的孩子,其實是種想像力的練習 ——賴淑玲談安德魯.所羅門的《背離親緣》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幾年來很少有一本書讓我如此感到錐心刺骨的疼痛,也很少有一個說書人的話語和眼眶裡忍住不落下的淚,讓我動容。 《背離親緣》的作者安德魯.所羅門以自身的生命經歷,以及十年間訪問三百多個家庭,去追索個體「差異」及其父母家人在公眾社會所面對的存在意義與價值問題。…

「很多精神症狀,就來自對世界的不適應」──專訪《我與世界格格不入》作者陳豐偉

文/犁客 「大學開始寫小說就得獎了,文章也在主流媒體發表,」陳豐偉說,「所以我一直覺得自己和別人不大一樣是很合理的──而且那時也沒人提『亞斯』嘛。」 剛出版《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成人的亞斯覺醒》的陳豐偉曾經得過文學獎、在報章雜誌和網路媒體撰寫專欄,本業則是精神科醫師。在創作推理小說《恢復記憶就得死》時…

同樣是訂製孩子,卻引發截然不同的反應?

文/邁可.桑德爾 幾年前,一對同性戀伴侶決定擁有一個孩子,由於兩人都失聰,並以此為傲,所以她們決定這個孩子最好也是聾人。雪倫.杜薛諾和坎蒂.麥科拉跟其他以聾啞自豪的社群成員一樣,認為耳聾是一種文化認同,不是一種需要治療的殘疾。「耳聾只是一種生活方式。」杜薛諾說,「身為聾人,我們覺得自己很完整,我們想…

【GENE思書軒】和脂肪的戰鬥可歌可泣,而且我們屢戰屢敗(嗚)

昨天是母親節,我想起出國唸大學時,老媽總是叮嚀:「一個人在外面,要好好照顧身體,記得多吃點」;三十而立後,老媽還是叮嚀:「一個人在外面,要好好照顧身體,記得少吃點」⋯⋯ 我從前很瘦,大學到碩一都只有五十幾公斤,不曾超過六十公斤。先是SARS的錯,不是得了SARS會讓身子暴胖,是因為我太會流汗,所以運…

人們往往著迷於雙胞胎的相似度,卻忽略兩人的差異其實同樣明顯

文/朱立安.巴吉尼 每次讀到雙胞胎從出生就分離的故事時,大多循著最引人注目的一對兄弟所立下的敘事模式:詹姆士.斯普林格(James Springer)與詹姆士.路易斯(James Lewis)這對孿生子在一個月大的時候,分別交由不同家庭收養,然後在三十九歲時再度團聚。 《華盛頓郵報》一篇報導提到,當…

自閉患者的世界:情感「迴路」就像斷掉了

文/迪克.斯瓦伯 「你在畫什麼呢?」我充滿好奇地問。「數字 π。」他回答。 譚米特患有亞斯伯格症候群[1],這是一種與高智商相結合的自閉症類型。譚米特不但是學者症候群[2]患者,而且他的數字和語言天賦都超乎尋常。二○○四年,他創下了一項世界紀錄:在五小時九分鐘內準確無誤地背出了 π 的小數點後兩萬兩…

人類不過就是一種沒有皮毛、裸露出皮膚的「裸猿」

文/德斯蒙德.莫里斯 《裸猿》一書在1967年首度出版。從我的觀點看來,書中所陳述的都是些理所當然、淺而易見的事情,但還是讓許多人感到十分震驚。 有好幾個原因讓他們無法認同書中的內容,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把人類描述成和其他動物,除了是不同種類之外,好像沒有什麼兩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