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從三、四年前開始,市場上出現了一種特別的「混血」葡萄酒——波本桶熟成葡萄酒,讓許多酒友大為驚豔。事實上,在19世紀末與20世紀的80年代,美國有些酒廠曾因法國橡木桶過於昂貴,而使用過波本桶陳釀葡萄酒;如今風潮再起,加州幾家知名酒廠都不約而同地運用波本桶,推出一款款甜美得教人無法抵抗的紅白酒。 完整文章
文/劉子豪;攝影/羅啟仁;圖片/東順興提供 將自己定位為「平價優質葡萄酒」的 [yellow tail] 黃尾袋鼠,從來不賣弄高大上的葡萄酒專業知識,因為 [yellow tail] 黃尾袋鼠深刻了解普羅大眾挑選葡萄酒的「痛苦指數」,希望能讓消費者在選購葡萄酒時,就跟買啤酒可樂一樣容易! 於是 [yellow tail]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你總會有機會在生活裡聽說某些厲害人物,又會寫詩又會議論時政,又飽讀經典又精準掌握趨勢,又懂美酒美食,又有既廣且深的全世界旅遊經歷⋯⋯總之他們好像做什麼都行,寫寫文章拍拍照片之類對他們來說只是小菜一碟、不足一提的附帶技能。 而你也總會有機會發現這些厲害人物大多是假貨──倒不見得全然是騙子,只是可能沒有他們自己號稱的或粉絲吹捧的那麼了不起。 完整文章
文/林政緯;圖/各酒商提供 誰說威士忌酒廠調酒師一定是男人的專利?其實這個產業早已有不少女性首席調酒師(Master Blender)嶄露頭角!決定一款威士忌最後風味的是調酒師,而女性細膩、敏銳的思維特質,在創作威士忌時,又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除了上一期《WSD酒訊雜誌》提到擁有化學博士學位的Glen Moray格蘭莫雷首席調酒師Kirstie 完整文章
在一班前往新加坡的客機上,我讀著《液體:流經生命的美酒、海浪、煤油、眼淚、液晶⋯⋯》(Liquid : The Delightful and Dangerous Substances That Flow Through Our Lives)的第一章,突然覺得很剉──都怪該死的恐怖份子,我們連隨身帶一小瓶液體,不管是水是酒,都無法通過安檢,可是一架飛機卻裝著幾萬升煤油⋯⋯ 完整文章
文、攝影/劉傳宇 每次不管到哪個國家的酒莊參觀,總是會上演類似的「晨間劇」:一群人被帶到葡萄園裡「啃泥土」和「吃樹葉」──聽酒莊專家講這塊地土質如何如何,是侏儸紀、白堊紀就埋下的伏筆……,那片山又是什麼造山運動、地殻變動帶來的恩賜;然後沒有標點符號,繼續說某個品種要如何嫁接整枝疏葉剪果,當年葡萄開花時又是碰到了什麼風霜雨雪天打雷劈……。 完整文章
文、攝影/劉傳宇 義大利的五月天,正是陽光和煦、春暖花開的季節,從米蘭機場往Piedmont的高速公路兩旁,不時可見到葱綠色的小麥田,或是整片盛開的橙紅色虞美人,繁花似錦,美不勝收。 5大經典紅酒 都產自中北部 此行安排參訪的產區及酒莊,都分布義大利的中部與北部,包括:Barolo產區的Vietti;Asti產區Castello del 完整文章
文/莊才勳 圖/各進口商 提供 阿爾薩斯擁有51個特級園法定產區,分佈著 13種不同類型土壤,法定葡萄品種4種,可以選擇釀造不甜、微甜到非常甜的白葡萄酒。特級園白酒有著比布根地更複雜的組合,能夠創造出更多元的風味。喝阿爾薩斯特級園葡萄酒有如在挖寶般,常會有驚喜出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