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文/夙霓 當你生下孩子手忙腳亂的那一刻起,那個時而哭啼時而張著大眼望著你,時而酣睡的小娃兒,將成為你這輩子最甜蜜的負荷。從那刻起你便得揹負起照顧他、撫育他、教養他的責任。 在生育孩子前,你或許曾想像過怎樣養育孩子,也或許曾短暫幫忙或看過怎樣照顧孩子,但當一個新生兒每天 24 完整文章
文/亞歷山大.李維 每年的春季和秋季,我都會在父母的忌日當天,前往城鎮另一端的墓園悼念他們。一如以往,我跪在他們安息的墓碑旁,迎著周圍長出的小草和花朵。 這片園地四周環繞著圍籬,不及一坪的空間裡,滋生了一些雜草和由鄰近樹木吹飄過來的落葉,還有一些待清理的泥塊。我徒手整理墓園,嗅聞泥土的芳香,感受著手指與膝蓋間的溼潤土地,不時聽到墓園外川流不息的車潮聲。放眼望去,山腰上盡是石頭墓碑。 完整文章
文/Arumi Olive 「阿嬤,我願意今晚不睡,只要之後我還能見到妳從早晨醒來。阿嬤,答應我好嗎?」 拉蒂握緊阿嬤那溫暖的手,把頭靠在床上那位婦人的肩上,趴在她面前凝視著她的臉。透明的淚水盈滿拉蒂的眼眶眼框,慢慢地滑落雙頰。為了避免打擾到其他病人,拉蒂盡可能壓抑矜住她的啜泣。 完整文章
文/芒果青 「妳看起來好菜唷!我可以換人嗎?」這大概是《不好意思,我們擋路了》的作者不點妹在醫院當實習醫學生時,最常聽到病患對她說的話了。 就像動漫《神奇寶貝》裡不斷進化升級的口袋動物,以可愛趣味的漫畫,在「酷勒客-Clerk的路障生活」紀錄醫學生酸甜苦辣的她,最近剛從實習醫學生(Clerk)轉換成實習醫生(Intern)。 是醫生,也是插畫家 五月三十日下午,Readmoo 完整文章
文/芒果青 她就是「路障」本尊不點,第一次以作者身分在現實中出沒,綁著淺藍色蝴蝶結、拿著麥克風的她有些緊張,就像她筆下滴著汗珠的路障三角錐。自從開始用插畫記錄醫學生的實習生活後,容易怕生的不點,原本不希望曝光自己的真實面貌,擔心個人影響到實習醫學生形象,不過渴望和他人分享的心情支持著她,最後成為《不好意思,我們擋路了》出書的動力。 完整文章
文/李清瑞(群星文化副總編輯) 記得小時候有一回,連續發燒幾天,鼻下的人中和上唇腫得很,在小診所查不出原因,折騰了好幾天,才到長庚去看診,又被內科轉到牙科,判斷是牙根深處發炎(那時醫師有說一個病名但我忘了)。 完整文章
文/大麥町 在大家的醫院經驗裡,應該都曾遇過類似以下的狀況:在教學醫院的診療間中,除了護理師跟醫生之外,會坐著一堆也穿著白袍,但是卻不是醫生的陌生人。或是當醫師查房的時候,身邊跟著一起見習,偶爾還很擋路的人們。 你大概知道他們是醫學系的學生,但是總覺得他們跟電視劇或小說漫畫中所描繪的實習醫生,看起來又不大一樣。「他們到底是誰?」你偶爾疑惑。不過當你離開醫院,這樣的疑惑也就煙消雲散。 完整文章
文/李雪如 很多人不喜歡上醫院,更害怕看醫生,可是你知道在病人眼中老是高高在上的醫生,在正式成為醫生前是什麼模樣嗎? 有別於一般小說、電視影集著重在描寫醫院裡的政治生態,或主角的醫術有多麼神乎其技,目前就讀台大醫學系六年級的「不點 Tniop」,筆下畫出的醫院點滴,竟是一個個擬人的圓胖三角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