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瑪莉亞.柯妮可娃;譯/魯宓 在生活的各種決定中尋求運氣與控制的平衡,是我努力多年想要掌握的。小時候,我可能擁有了最棒的運氣:我父母離開了蘇聯,為我打開了充滿機會的世界。青少年時,我在學業上使出渾身解數,成為我家在美國上大學的第一代。成年後,我想要弄清楚我的處境究竟有多少是自己造成或命運使然?就像很多前人,我想知道自己的人生有多少是我可以居功,或只是愚蠢的運氣。 完整文章
文/蘇珊.佛沃、唐娜‧費瑟 毫無悔意地持續說謊是他們的本性 有隻青蛙打算從河的這頭游到對岸,就在牠準備跳水之際,蠍子從旁邊經過,請求青蛙背牠過河。我們都知道,蠍子是不會游泳的。「我才不幹!」青蛙說:「假如我讓你騎到背上,一定會倒大楣。等我們游到對岸,你就會過河拆橋,拿刺螫我,我必死無疑。」 「我以人格向你保證,絕不會過河拆橋。」蠍子鄭重宣示,「我真的有事要到對岸去,我會心懷感恩的。」 完整文章
2008年的金融海嘯震驚了好幾十億人,99%的經濟學家也不例外──這句話很像內容農場的標題,但卻是事實。 有人說,那場金融風暴是隻「黑天鵝」,厚厚的《黑天鵝效應》(The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也在金融危機前出版。不管是或不是,「黑天鵝」這名詞成了主流,幾乎人人都能隨口引用,真是「我的老天鵝啊⋯⋯」。 完整文章
文/何楷平 根據非正式的統計,每 10 個人中,有 9 個人會使用行事曆;但每 10 個人中,只有不到 1 人會做預算。這兩個行為乍看之下沒有關聯性,但事實上,目的都是在做「資源管理」。 行事曆是用來管理「時間」,預算規劃則是管理「金錢」。正因為時間和金錢都是有限資源,所以更要妥善管理,放大資源的利用價值,才可能提高效率,達成設定的目標。 完整文章
文/林之晨 我常拿這個圖跟創業者們解釋「找 Ideas」的心法。 左下角是「能力」,也是最簡單的一環。我們對自己有什麼能力,沒什麼能力,通常有相當程度的認識。能力同時也是最容易取得的,這世上大部分技能,只要我們願意花一萬小時去學習,雖不一定能變成世界冠軍,但成為 Top 1%,甚至 Top 0.1%,都是相當有可能的。 完整文章
文/道格拉斯‧哈伯德(Douglas W. Hubbard) 譯/高翠霜 2007 年本書第一版出版之後,發生了許多事。首先是,我的出版商和我發現,《如何衡量萬事萬物》(How to Measure Anything)這樣的書名顯然引起廣大興趣。三年來,該書一直是亞馬遜網路書店商業數學類的最佳暢銷書。讀者的興趣非但沒有減弱的跡象,還橫跨許多行業和國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