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作者同意轉載 20世紀後半,台灣某個高中裡頭,發生過一起奇妙的案件──稱之「案件」,是因該事件中的確有失竊之物與竊盜之人,謂之「奇妙」,是因整起事件的動機與意圖實在都很愚蠢,而且以結果來看,竊案雖然發生了,但那個賊想要達成的目的大約都沒達成。 完整文章
文/彭威翔 日治時期的裁縫課程,主要以女學生為主體,這是因為裁縫教育是賢妻良母主義的一種實踐方式。一九一九年,為了推行女子教育,頒布之「臺灣公立女子高等普通學校規則」中即提到,女子教育以培養婦德及教授日常生活的知識技能為宗旨。 完整文章
文/江毅中 有些語言學者認為思想不全然由語言決定,但因為思想離不開語言,且當前高中學科的教育都與學生的生活斷裂,學生無法將數學、物理等科目應用在生活中,所以「思想」這一區塊的教學任務就不知為何落到了文科,如國文、公民,國文這科還要承擔起大考的責任。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再次地,主持人為領讀來賓宥勳談書的淋漓盡致,感到一股文學帶來的充沛能量,心中自然讚嘆:「是啊,好小說就是這般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好的說書,就猶如點中穴道,讓人直呼痛快。」 摘要如下: 一、這是一本講幻滅的小說,尤其做為書名的〈好個翹課天〉,及姊妹作〈彈子王〉更是寫善感的青春少年兄對周遭的人事物感到幻滅而困住的故事。 完整文章
「自然科學能窮盡真實嗎?」、「在網路時代談新聞的真實是有意義的嗎?」這不是法國高中生哲學會考的題目,而是台灣「Phedo哲學獎」的「科學與方法組」和「文化與社會組」徵文題目。Phedo哲學獎由一群高中老師和大學哲學系教授規劃,希望吸引高中生思考哲學問題,並組織想法產出論述,除了上述兩組,第三組「政治與法律組」的題目也相當「魔幻寫實」:「中華民國」是真實的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個孤獨的女高中生。 很多人在青春期會感到孤獨,只是他/她們面對的方式不同。有的人會因此嘗試培養興趣嗜好,有些人會相當熱衷團體活動,有的人選擇追隨意見領袖──這幾種模式常會混在一起,而無法融入這些模式的人,則可能成為這些模式進行流程當中的必要消耗品。例如,一個「其他人形成團體後跟著意見領袖一起忽視或霸凌」的人,大家透過聯合對付、孤立這個人,來證明自己這群人並不孤獨。 完整文章
文/ 吳媛媛 記得有一次,我和先生的同事們聊到了不同國家的中學教育,我形容自己在臺灣的經歷:一個老師教四十位學生,教學以講課的方式為主,評量則多採取可以快速評分的選擇和填充題。一個瑞典老師聽了之後說:「你們的教育聽起來很便宜,可以替政府省不少錢。」我聽了一愣。我聽過很多描述臺灣教育的形容詞,但是「便宜」這個詞,倒還是第一次聽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