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科學能窮盡真實嗎?」、「在網路時代談新聞的真實是有意義的嗎?」這不是法國高中生哲學會考的題目,而是台灣「Phedo哲學獎」的「科學與方法組」和「文化與社會組」徵文題目。Phedo哲學獎由一群高中老師和大學哲學系教授規劃,希望吸引高中生思考哲學問題,並組織想法產出論述,除了上述兩組,第三組「政治與法律組」的題目也相當「魔幻寫實」:「中華民國」是真實的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個孤獨的女高中生。 很多人在青春期會感到孤獨,只是他/她們面對的方式不同。有的人會因此嘗試培養興趣嗜好,有些人會相當熱衷團體活動,有的人選擇追隨意見領袖──這幾種模式常會混在一起,而無法融入這些模式的人,則可能成為這些模式進行流程當中的必要消耗品。例如,一個「其他人形成團體後跟著意見領袖一起忽視或霸凌」的人,大家透過聯合對付、孤立這個人,來證明自己這群人並不孤獨。 完整文章
文/ 吳媛媛 記得有一次,我和先生的同事們聊到了不同國家的中學教育,我形容自己在臺灣的經歷:一個老師教四十位學生,教學以講課的方式為主,評量則多採取可以快速評分的選擇和填充題。一個瑞典老師聽了之後說:「你們的教育聽起來很便宜,可以替政府省不少錢。」我聽了一愣。我聽過很多描述臺灣教育的形容詞,但是「便宜」這個詞,倒還是第一次聽到。 完整文章
高中開始讀簡稱「文教」的《文化基本教材》以來,我最怕的就是滿滿的、滿滿的X話的《孟子》。《論語》當然也有X話,且我非常respect至聖先師孔子,只要當一個教育家,誰難免要講幾句X話。好在《論語》只是記言體,篇幅短小,硬背強記就撐過去了。 完整文章
文/大衛.尼文;譯/章澤儀 搖滾巨星憑藉才華榮登名人殿堂。在各種珍貴紀錄之中必定夾著一張褪色的紙,上面沒有歌詞,沒有旋律,也沒有關於唱片或演唱會的盛大計畫,卻透露出端倪,預示此人將在十數年後震撼樂壇,甚至可能改變全世界。約翰.藍儂[1]在高中時期的成績單就是個例子。成績單上顯示,他是個不討喜的學生,總是答非所問,因為他看事情的角度總是跟別人不同。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九月開學第一天到公費分發的國中上課,就站著被校長罵了 15 分鐘:「你不要以為我治不了你!」黃益中這才發現,原來以前對老師角色的想像與實際的出入竟是天差地遠,三年後,黃益中考上了大直高中,離開了保守封閉的國中、國小教學環境,也遇上了作風開放的高中校長及前輩老師,這才開啟了他活躍的街頭運動生活,熱血公民教師,從此誕生!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從一名年輕女孩的視角出發,因為我認為她們比男生深思熟慮、考慮的問題比較多,也比我們更敏感。以我們男生來說,我們年輕時玩耍、嘻笑,但在同一時期,她們已經開始談戀愛了,不像男生還得多等幾年才會懂什麼是愛!」 以《明天我就不追了!》《明天我就不幹了!》兩本書在臺灣打響知名度的法國作家吉爾‧勒賈帝尼耶,曾經在 2014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