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江毅中 有些語言學者認為思想不全然由語言決定,但因為思想離不開語言,且當前高中學科的教育都與學生的生活斷裂,學生無法將數學、物理等科目應用在生活中,所以「思想」這一區塊的教學任務就不知為何落到了文科,如國文、公民,國文這科還要承擔起大考的責任。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再次地,主持人為領讀來賓宥勳談書的淋漓盡致,感到一股文學帶來的充沛能量,心中自然讚嘆:「是啊,好小說就是這般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好的說書,就猶如點中穴道,讓人直呼痛快。」 摘要如下: 一、這是一本講幻滅的小說,尤其做為書名的〈好個翹課天〉,及姊妹作〈彈子王〉更是寫善感的青春少年兄對周遭的人事物感到幻滅而困住的故事。 完整文章
「自然科學能窮盡真實嗎?」、「在網路時代談新聞的真實是有意義的嗎?」這不是法國高中生哲學會考的題目,而是台灣「Phedo哲學獎」的「科學與方法組」和「文化與社會組」徵文題目。Phedo哲學獎由一群高中老師和大學哲學系教授規劃,希望吸引高中生思考哲學問題,並組織想法產出論述,除了上述兩組,第三組「政治與法律組」的題目也相當「魔幻寫實」:「中華民國」是真實的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個孤獨的女高中生。 很多人在青春期會感到孤獨,只是他/她們面對的方式不同。有的人會因此嘗試培養興趣嗜好,有些人會相當熱衷團體活動,有的人選擇追隨意見領袖──這幾種模式常會混在一起,而無法融入這些模式的人,則可能成為這些模式進行流程當中的必要消耗品。例如,一個「其他人形成團體後跟著意見領袖一起忽視或霸凌」的人,大家透過聯合對付、孤立這個人,來證明自己這群人並不孤獨。 完整文章
文/ 吳媛媛 記得有一次,我和先生的同事們聊到了不同國家的中學教育,我形容自己在臺灣的經歷:一個老師教四十位學生,教學以講課的方式為主,評量則多採取可以快速評分的選擇和填充題。一個瑞典老師聽了之後說:「你們的教育聽起來很便宜,可以替政府省不少錢。」我聽了一愣。我聽過很多描述臺灣教育的形容詞,但是「便宜」這個詞,倒還是第一次聽到。 完整文章
高中開始讀簡稱「文教」的《文化基本教材》以來,我最怕的就是滿滿的、滿滿的X話的《孟子》。《論語》當然也有X話,且我非常respect至聖先師孔子,只要當一個教育家,誰難免要講幾句X話。好在《論語》只是記言體,篇幅短小,硬背強記就撐過去了。 完整文章
文/大衛.尼文;譯/章澤儀 搖滾巨星憑藉才華榮登名人殿堂。在各種珍貴紀錄之中必定夾著一張褪色的紙,上面沒有歌詞,沒有旋律,也沒有關於唱片或演唱會的盛大計畫,卻透露出端倪,預示此人將在十數年後震撼樂壇,甚至可能改變全世界。約翰.藍儂[1]在高中時期的成績單就是個例子。成績單上顯示,他是個不討喜的學生,總是答非所問,因為他看事情的角度總是跟別人不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