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當年那本不合時宜的書,現在變得「很合時宜」

文/犁客 回顧20世紀的八零年代,會發現那是個相當奇妙的年代。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將近一個世代,無論是戰勝國還是戰敗國,經濟復甦、娛樂事業篷勃發展,許多思考及主義的衝撞在這個時候被收納進入商業體系,而各式怪異的、浮誇的、令人瞠目結舌的誇張展演,則用一種理所當然的炫目姿態出現在各種媒體裡。 商業機制容納…

喜劇的言論自由,來自可受批評

假設我要你猜我郵局帳戶裡有多少錢,你猜錯了,代表你的說法不成立,然而你並沒有真的做什麼不該做的事。假設有人私底下知道我的存款金額,並擅自公開,他的說法可能成立,但並不恰當,因為侵犯隱私。 一句話要出問題,至少有兩種方式:這句話不成立,或者這句話不恰當。不成立指的是說法在內容上不符合事實或價值,不恰當…

放手歷史,幻想江湖──金庸與他的新派武俠

文/乃賴 幸也不幸,武俠史,彷彿只為了成就一個人而存在。百年來名家無數、好手輩出,但在時代淘洗之下,最後,金庸以他的十四部小說,佔據了一整個文類的絕大部分聲量。超過一百次影視改編、三億本銷量,倪匡說他是中國文學史上最富裕的文人,一個人的光芒,遠超過其他所有武俠作家的總和。他的名字,比一整個類型文學還…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Vol. 10 闖江湖的行前祕笈

大家都知道金庸是武俠大師,但不見得大家都真的讀過金庸武俠小說──改編成電影、電視劇、漫畫和遊戲的金庸相關作品實在太多了,雖然金庸早早就停筆不寫新的武俠小說了,但這些衍生出來的改編仍然持續增加;有些改編幅度之大,根本已經變成同人創作。 事實上金庸並不是第一個寫武俠小說的作家,金庸作品也不是閱讀武俠小說…

【果子離群索書】翻牆讀金庸 ,讀到江湖的人間與愛情

六神磊磊常把「我的專業是讀金庸」掛在嘴邊,他被稱為「骨灰級金庸狂粉」。也因為見到金庸小說裡的唐詩身影,於是愛烏及屋,一頭栽進唐詩領域,後來以六神體寫了《翻牆讀唐詩》,賴以成名的第一本作品反而近日才在台灣書市推出。這本《翻牆讀金庸:從武俠裡笑看現實江湖》就是他的金庸閱讀筆記。 六神磊磊解讀金庸,有時從…

馬家輝:顛倒過來讀金庸

文/馬家輝 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轉載 1. 黃碧雲的讀法 原來整整三十年前黃碧雲談過金庸作品。咳,應該說是罵,不是談。 她論《書劍恩仇錄》,說「陳家洛悲壯的『犧牲』兒女情亦是庸俗的『男兒』、『英雄』感性。也因為這段戀情的陳腔濫調,加上才子的文章,戀情使大眾很安心,成為佳話。因為現實從來沒有這樣…

【果子離群索書】活得「有意思」比較重要──韋小寶的賢拜小魚兒

不,《絕代雙驕》不是古龍最好的作品,也談不上完美佳構,雖然它很紅,名氣很大,非常好看。 1966年《絕代雙驕》開始在雜誌連載時,古龍不到三十歲,已進入創作成熟期,但尚未到達顛峰期——成熟,意味在《絕代雙驕》中,古龍式風格已經顯現;顛峰未到,因為有些瑕疵,不是頂尖之作。緊接在後的《楚留香》系列、《多情…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藝術塑像、雷射雕刻,和滿滿的觀光人潮──戰鬥民族的墓仔埔

狂戀的人有勇氣,不驚一切呦, 無論三更也半瞑,墓仔埔也敢去。 從這首閩南語歌曲〈墓仔埔也敢去〉可以看得出,墓地在華人心中的陰森恐怖,別說夜半,就算大白天的,除非清明或先人忌日,應該也能免則免,沒人想去。當然啦,歌詞中被戀愛沖昏頭的小夥子例外。 特別是每年的農曆七月,華人世界鬼影幢幢,傳說繪聲繪影地描…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每道菜都是一首史詩!不過韋小寶究竟有沒有吃過「霞舒尼克」?

對於《鹿鼎記》的讀者來說,想必對韋小寶泡過俄國妞,又把這種困難語言講得啵兒棒這件事印象深刻吧!尤其在第四十七回《雲點旌旗秋出塞 風傳鼓角夜臨關》中,他對圖爾布青(Aleksei Larionovitch Tolbuzin)道:「你們羅剎國有一味菜『霞舒尼克』,當年像在莫斯科吃過,滋味很是不錯,現下我…

【陳柏青之大人的廚房】襪子的色情理論

我是廚房的土撥鼠。搔搔鼻頭,摳摳爪子,晚餐時間還沒到,已經想一頭鑽進廚房,蔥綠韭鮮,蘿蔔帶土還透點鮮味兒,玉米的鬚擺長長,外頭葉子夠厚依舊裹不住裡頭好飽滿就要爆出細細粒粒,成排成串,還沒吃,嘴裡便覺得有顆粒。那時候我覺得是在一個春天裡,有火代發,要加爐烹熱,熱一個烈燄沖天,一鍋炒,一鏟子煎。 廚房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