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夏民用功讀世界】每一條人命都有重量:陳夏民的2019人命書單

某一次演講,我提到了白色恐怖時期,國民黨政府曾經濫殺許多人命。此時,台下有一名婦人站起,一臉氣憤對著我與對談人(飛文工作室的負責人、小說家林峰毅)說:「哪有死那麼多人,不過才死幾個人而已!」我無奈表達了,就算只有一條人命,這種事也完全不應該發生。但她無法理解,仍悻悻然離去。 人命之所以輕,甚至可以拿…

【2018版權營】數位化、多元化、翻譯的選擇與讀者的口味──東南亞書市現況

側記/林宣瑋 政府大力推行新南向政策之際,台灣也逐步了解東南亞的方方面面。這次在文化部的穿針引線下,光磊國際版權代理邀請三位分別來自馬來西亞、泰國、印尼的出版商,以推動東南亞聞名的「燦爛時光」書店為場地,向台灣讀者介紹東南亞書市的情況。 來自馬來西亞的Poh Swee Hiang是印尼Pelangi…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貪看眼皮,無緣擺渡,我,只好路過──談《擺渡人》

改編自小說的電影似乎總背負著原罪,畢竟小說以文字為主,每個讀者腦海中的畫面均不相同,無論是場景佈置,或是最常成為討論話題的選角等等,想要滿足所有讀過原著的人,根本是件不可能的事。因此,這些電影大多從前製作業開始,便會受盡各種原著狂熱支持者的冷嘲熱諷。作品越受歡迎,這種情況則越加嚴重。到了影片上映後,…

「意思到了,就無謂再多說。我以為武俠就是這樣的。」──訪《三京畫本》作者盛顏

筆答/盛顏;整理/犁客 「在這個畫卷中,我不想寫『歷史大事件』本身,不想寫廟堂之高,而是想借江湖之遠,刻畫特定人物在紛紜亂世中的遭遇和選擇,再現歷史生活的某些細節。當然,這是一個武俠故事,不是一本歷史小說,我要努力把歷史的細節與江湖的趣味,幻想的玄奇統一起來。」盛顏解釋。 書名及章回的設計 盛顏的《…

武俠的丰盛時代──鄭丰、盛顏談武俠小說

文/鄭丰、盛顏;整理/鄭建宗 出版《天觀雙俠》、《生死谷》等多部暢銷武俠作品的鄭丰,與以《三京畫本》一鳴驚人的盛顏,都寫出了收服傳統武俠讀者、但又自成一格的小說。關於武俠、創作、閱讀和生活,她們是這麼說的…… 各自的閱讀武俠脈絡中,都讀了哪些作品?受哪個武俠小說家啟發最大? 鄭丰: 我從小看的武俠小…

藤井樹 v.s. 九把刀的咖啡店,你會選擇哪一間?

文/犢玫瑰 看到《哈利波特》空前的成功,想必每個作家一定都有向JK羅琳學習的衝動,尤其近年來「小說映像化」已蔚為潮流,身為一個創作者,更是多少存在自己的作品能被多方詮釋的想像,尤其是選擇改拍暢銷作家的代表作,其要投入的心血勢必遠比當初完成故事時要來得辛苦的多!不論是《那些年》還是《小時代》的走紅,除…

《行李箱男孩》:致人於死的,不是凶器,是種族歧視

文/鉄鼠 近年掀起一波北歐犯罪小說熱潮,無論是史迪格.拉森《千禧年三部曲》,或者尤.奈斯博作品集,皆叫好又叫座。這也使得臺灣讀者有機會讀到更多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作家的懸疑推理傑作,像是拉許.克卜勒的《催眠》、安德許.陸斯隆與博爾熱.赫史東合著的《三秒風暴》,蕾娜.萊道拉寧的《女孩都到哪裡去了》等,盛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