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落體情況下,亞里斯多德相信,越重的東西掉越快;」台上的講師說:「覺得亞里斯多德的說法是錯的的人,請舉手。」 如果有很多人舉手,代表他們對自由落體的理解都跟得上時代,而且講師的課堂經營很不錯,讓大家能安心發表反對意見。如果沒什麼人舉手,代表講師當初或許應該改成這樣問: 「覺得亞里斯多德的想法不太對的人,請舉手。」 完整文章
文/胡展誥 提到「邊緣人」這個名詞,有兩個人很快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第一位是我的學生阿棋,他是國中二年級的男生,體型圓滾滾、個頭不高,課業成績不甚理想,個性還有些吊兒郎當。他在學校總是獨來獨往,沒有特別隸屬於哪一個團體。導師起初有些擔心他是否遭到霸凌或排擠,但是每一次找他來辦公室關心,他都聳聳肩、一臉無所謂地回答:「還好吧?我覺得沒差。」 完整文章
我每天都被小狗叫醒。 「勾錐」是隻台灣常見的混血狗,後腳不方便,早上九點多會跑來抓床,提醒我抱他上去沙發。勾錐喜歡沙發,如果是打電動的日子,我們可以在沙發待一個上午。勾錐喜歡撒嬌,我工作時,他會用爪子搭膝蓋提醒我摸摸他,如果有空間,他會把自己捲成小狗球,塞在坐著的我的大腿旁邊。 完整文章
文/王意中 「隨便坐」,怎麼坐?! 「各位同學,上課了。大家挑一個喜歡的位子,隨便坐。」 老師話一說完,同學們都各自選了位子坐下。只有阿彥還在門口踱步,口中喃喃著: 「隨便坐,隨便坐,隨便坐……我哪知道要坐哪裡?怎麼可以隨便坐?你講隨便坐,讓我不知所措,讓我無從選擇!」 看到全班只剩阿彥還站著,老師走過去催促他:「趕快坐,趕快坐。」 完整文章
文/王意中 老師一直很納悶,為什麼跟阿坤講話那麼令人頭痛。這孩子,明明外表怎麼看都是個聰明俐落的孩子,卻好像總是聽不懂別人的話。 「你們再說話啊!我等你們說完,再繼續上課。」老師表情嚴肅地說。 只見班上所有人都安靜無聲了,阿坤卻仍滔滔不絕地,對著隔壁的小美描述他最喜歡的綠繡眼。 阿坤這舉動,讓小美不知如何是好。因為老師正斜眼瞪著他們兩人,說:「你再說啊,再說,我等你!」 完整文章
副總編輯/楊惠芬 不論你是否關注產經發展,青年失業率節節攀升的問題,想必已經一次次成功搶占你的眼球,而這個現象也並非台灣特有,地表上的許多國家都面臨了同樣困境。那麼,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以至於全球陷入膠著?又應該如何因應,才能從這個泥沼裡脫身?我心裡的答案是:讓人才與新產業趨勢接軌。 完整文章
文/周慕姿 「這個我不會,你可不可以幫我~」「這些工作真的好多,我做不完,你幫我好不好?」「我上次團購東西沒有時間去面交,你可不可以幫我去面交?」「你打字好像很快,我打字比較慢,這份資料可不可以拜託你幫我打啊?」 「你人真的好好~」同事、同學、朋友、家人的要求,總是讓你難以拒絕……你是這樣的人嗎?如果你是,那麼,你多半是大家口中的「好人」。 完整文章
文/林立青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從三種方式認識人,或者說理解人性,人類,身而為人的一切可能和限制。 第一種方式是自我審視,也就是誠實的認知自己開始;第二種方式是透過對話和互動,去理解他人進而增加感受或是改正自己的看法;第三種方式則是透過作品,例如文字、音樂、繪畫、圖像以及電影等等方式進而理解,累積自己對於人,對於人性的看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