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認為,人跟人之間除了利益沒有其它。你跟別人交際,不管深淺,只是因為你們可以給彼此想要的東西。姑且把這種人叫做「利益論者」好了。利益論者的說法可能讓你不舒服:如果我跟我的朋友、伴侶、家人之間都只是利益,也太可怕了吧。況且,如果兩個人之間只有利益交換,那當其中一方無法繼續提供利益,關係似乎就會合理終止,但我們理解的許多重要關係,應該沒這麼現實才對(是嗎?)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開心錯了嗎?悲傷總比快樂有深度?為什麼作家們莫名其妙總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伊格言告訴你為什麼! 我最常遇見的考古題之一是:為什麼你的作品總如此悲傷? 此考古題有變形多種,不一而足,例:何以純文學作家寫的東西總難免灰暗?為何文學小說總鍾愛悲劇?你們會刻意迴避happy ending嗎?為何很難讀到快樂的小說呢?完整文章
文/周偉航 每週有一天,我會在桃園地區授課,早上、下午分別是不同學校。其間有兩個小時的中午空檔,總是匆忙用餐,隨即飛車趕往水田中的二手書店,叫一壺茶,買幾本書,坐著浪費時間。 運氣好的話,可以待在這一個小時多。有時吃飯要排隊,車子要加油,路上紅燈多,就只能待個半小時。半小時也好。 這個叫什麼呢? 這叫「假掰文青時間」。完整文章
最近有兩個熱門話題,一個是有學者提倡讀古文可以拯救道德淪喪的台灣,另一個也和道德有關,那就是網路霸凌讓一名年輕楊姓女模輕生,社會針對網路霸凌一片熱議。 那我在這裡兩個話題一次滿足吧!我想說的是,古文教育不能廢,但我們也不能用讀古文變得更有倫理道德。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by Acy Varlan 文/溫斯 「笑話已死,甚至還發了訃聞。」這段文字出自華倫.聖約翰之筆,並發表在二○○五年五月二十二日的《紐約時報》。「笑話孤伶伶地死去,」聖約翰這麼寫著,「連一位至親都沒有。」 為什麼我們會覺得某些事物好笑?這不但是哲學問題,也是科學問題:為什麼有些言語,包括笑話、妙語或是長篇故事會激起歡樂與歡笑,而另一些卻不會?完整文章
昨晚作了什麼夢啊?還記得嗎?夢境的意義是什麼?夢對你預示了什麼?夢給了你意想不到的靈感了嗎? 我是個很會做夢的人。呃……其實這麼說,在科學上並不精確,應該說我是常在夢中醒過來的人。有時候大概記得自己的夢,大部分時候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有時候,在現實中有些場景突然間有種強烈的既視感,拚命回想才發現原來是過去夢中的場景呢。 完整文章
心理學正是一門專業的學科,以科學的方式探索自己與他人的心靈,並解決這些雖然日常卻影響深遠的難題。 天天都得面對的人際關係、工作壓力、忽遠忽近的戀情、婆媳大戰……我們隨時隨地都在面臨自己的各種情緒潰堤,而身為團體生活的一份子,我們也無時無刻都受到他人的反饋與影響。 人類對心靈的好奇從未停息,從亞里斯多德開始,就不斷有人投入這個領域,長達 200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