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川安 花之醍醐「如果在京都,只看一次櫻花,就到醍醐寺吧!」京都人這麼說著。或許是醍醐之櫻令人難忘,看過一次就無法忘懷,深深地烙印於心中。醍醐之櫻也是豊臣秀吉死前難以忘懷的景象,賞櫻之後的半年,享年六十三歲的秀吉也結束了精采的一生。 秀吉為了準備到醍醐寺賞櫻,動員了大量的人力和財力,或許知道自己的日子所剩無多,希望人生的最後一個春天,能夠看到最為絢爛的櫻花。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久未休假,前陣子硬排一週到京都放空。 從前遠行之前總得花點時間想要帶什麼書:讀到一半的那本要不要帶著繼續讀、旅程當中可能會想讀什麼──為了減少行李重量、分配箱內空間,這可是相當需要仔細考慮的議題。 完整文章
圖.文|行遍天下 溫柔婉約的京都,以優雅沈靜的謐靜之美款待著來自四面八方而來的國際遊客。當觀光客們將視線凝視在一位位優雅舉止得宜的女將、藝伎舞伎身上時,是身上那抹淡而纖濃恰到好處的顏色,增添了京都的氣質,色彩,讓京都的柔情似水鮮明了起來。 用一抹色品韻體感京都 完整文章
圖.文|行遍天下 位於阿倍野站的出口,這座日本最高的摩天大樓,高聳在大阪的天空之下,隨著電梯的不斷攀升,來到阿倍野展望台,像是擁有了一處能夠解放身心的自我祕密花園,一望無際的大阪東西南北風景盡入眼簾,連雲也感覺好近好近。 距離地面300公尺高的距離,阿倍野展望台已經列為到大阪必去體驗的悠遊地點,因為距離天空非常近,甚至還孕育誕生怎麼念都一樣發音的「阿倍野熊-あべのべあ」(ABENO 完整文章
文/壽岳章子(Jugaku Akiko);繪/澤田重隆;譯/陳嫺若 到了十七日,我和朋友趕到四条室町附近搶好位子。雖然長刀鉾從烏丸通向東行,我們看不到,但除此之外,其他的巡行全部都能看見。山車九點出發,町內的緊張氣氛和嘈雜聲響幾乎可以傳達到參觀者的皮膚中了。 完整文章
文/韓良露 親人的死亡,往往是個人感時傷懷的開始,逼使我們回頭去看生命的流轉,透過回憶去重新體驗時光的溫度、往事的重量,原來,許許多多我們收藏在意識底層的人生點點滴滴已經化身成瓶中的精靈,等待主人的召喚現身。 完整文章
文/李清志 京都這座千年繁華之城與我的家族成長,牽扯著一段無法明晰的記憶斷層,多年來我一直試著從嚴峻的父親言談中,去拼湊那一段空白的種種,在記憶拼圖的過程中,我也逐漸拼湊出京都生活的種種,那些在壽岳章子書中所描述的京都,混合著我的記憶片段,似乎已經完成了一幅完整美好的京都生活圖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