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暮琳 有人將文學創作比作為生產過程,將作品喻為作家的孩子。將心中所想化作文字出版,對多數作家而言是漫長艱辛的過程,嘔心瀝血之作問世的感動,的確可比迎接親生骨肉至世上的喜悅。然而,在某些情況下,作者會狠心譴責、拋棄作品,就連最出色的作者在面對自己最知名的作品時都可能心生憎恨。 身為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作家,卡夫卡曾在死前要求摯友燒掉他所有手稿;著名詩人W. H. 完整文章
文/林立青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從三種方式認識人,或者說理解人性,人類,身而為人的一切可能和限制。 第一種方式是自我審視,也就是誠實的認知自己開始;第二種方式是透過對話和互動,去理解他人進而增加感受或是改正自己的看法;第三種方式則是透過作品,例如文字、音樂、繪畫、圖像以及電影等等方式進而理解,累積自己對於人,對於人性的看法。 這三種方式彼此互補,各有限制,也各有其危險性: 完整文章
文/批析 某天在網路上看見這篇文:謝金魚對(網路文學IP大爆發:泛娛樂生態戰略全面啟動)的批判,其中談到的產業概念很不錯,與我不謀而合。只是對於平台的想像有些過於急躁,希望可以在此補充個人見解,也歡迎網友在Readmoo討論。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如果你有志寫作,你一定希望自己能找到寫出好作品的方法。問題是,真的有一套所謂的方法,能讓自己往好作家之路邁進嗎?根據專欄作家巴克(Eric Barker)的說法,這個問題的答案不但是肯定的,還有哈佛認知科學與語言學家的認證! 巴克長期在專欄與部落格撰寫以科學及專家意見為根據的生活類文章,他在自己的部落格「Barking Up The Wrong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有些比較老派的人,總認為新時代的數位工具破壞了紙本書,毀壞了出版產業。沒想過,數位工具可能是史上最快的方法,可以把作家本人和作品帶到世人眼前,影響世人的腦與心。(影響世人和被其他人看到,這大約是出版的初衷吧?) 如果你很有錢,出版社也有很充裕的行銷預算,出版一本紙本書後,到處買廣告、到大各書店跑場簽書……。(但我們都知道,出書的人多半沒什麼錢。)花大錢,可能有效,但 完整文章
文/劉子瑜 寫作者到底在對誰寫作?如果只是為了素未謀面的讀者而寫,作品會變成一種討好,或許內容有趣,卻如輕飄飄的靈魂,似乎少了一點什麼。優秀的作者,絕對是對著一張看得見的臉孔在書寫,為作品注入厚實的生命力。並非擁有文學背景的印尼作家安卓亞‧西拉塔,正是抱著這樣真誠的態度,用平民的生活語言,寫下處女作《天虹戰隊小學》,獻給一直埋藏在他內心深處的兒時老師和十位童年摯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