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挑釁一切!從《鬥陣俱樂部》到《革命的那一天》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有些朋友同俺提過,他們「進不去」帕拉尼克(Chuck Palahniuk)的小說。 所謂「進不去」有幾種不同的狀況。有的朋友無法理解帕拉尼克敘事的形式──他的敘述時序有時會非線性地跳來跳去,造成閱讀時對情節發生順序的紊亂;有的朋友無法理解帕拉尼克展…

在集中營關押期間或之後,我都曾覺得「羞愧」⋯⋯

文 /普利摩.李維 Primo Levi;譯 /倪安宇 有一個制式畫面反覆出現在文學、詩歌和電影裡:動亂結束,「暴風雨後的寧靜」[1]來臨,人人心中雀躍。「走出苦難,我們欣喜若狂」。不再疾病纏身,恢復健康;解放者高舉旗幟到來,讓我們掙脫禁錮;士兵返鄉,回歸家庭後重獲平靜。 從許多生還者的陳述和我自己…

【一週E書】「他們希望我幸福,但看到我真的過得不錯的時候,又覺得很意外。」

文/犁客 十二年前,韓國恩情洞一棟公寓發生火災,因為外牆是易燃材質,火從十一樓一路燒上十四樓,造成十人傷亡──當時是下午三點,也就是說,待在家裡的都是老年人和已經放學的小學生,沒想到在理應安全的場所遇上不幸。 這場大火當中,住在十一樓的劉願是唯一的倖存者。 那年劉願還在唸幼稚園,中午被姊姊領回家,姊…

他們希望我幸福,但看到我真的過得不錯時又很意外

文/白溫柔;譯/王品涵 大叔因為當年的意外接受過不少媒體採訪,也得到爸媽依規定準備的感謝慰問金,以及民眾為「勇敢的義士」募集的捐款。可以推測應該是一筆不小的金額。接受物理治療後的大叔,在距離我們家餐廳不遠處開了間小炸雞店。只是,那間店並沒有站穩腳步。 我記得自己小時候常常和爸爸一起在那家店吃炸雞。根…

小說接龍的前一棒害我不能隨便寫──專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作家群

文字/三津田信三、薛西斯、夜透紫、瀟湘神、陳浩基;筆訪/犁客 《筷:怪談競演奇物語》是本少見的短篇小說連作集──五篇短篇小說,乍看是應用同樣幾個元素各自不同發展的創作,實際上是故事接龍,後面出現的篇章會將前面故事裡的情節與人物串接起來;五位作家分別來自日本、香港及台灣──三津田信三、薛西斯、夜透紫、…

「我認為只要身體令人作嘔,就可以讓男人退避三舍」

文/羅珊.蓋伊;譯/黃佳瑜 4 這本書──《飢餓》──是關於你不只一點點胖、甚至不只超重四十磅的生活。這本書是關於超重三百磅或四百磅的生活;你不是肥胖或病態肥胖,照你的身體質量指數(簡稱BMI)來看,你是超級病態肥胖。 「BMI」這個術語聽起來極其專業、不近人情,我總是迫不及待地忽視這個測量值。然而…

將創傷化為強大力量,冶煉於龍焰之中的女王丹妮莉絲

文/崔維斯.蘭里;譯/姚怡平 丹妮莉絲如何成為世上最有權力的女人?是什麼因素,讓她有別於維斯特洛與狹海另一岸的領袖?為什麼這麼多人,誓言效忠她與她的理想?只要瞭解心理學在適應力與創傷後成長上的概念,多半就能回答前述問題,這兩種概念可保護個人的安全,避免創傷造成負面影響。 忍受火焰:適應力 適應力,有…

哥哥死於校園槍擊案之後他成為家中唯一的孩子,卻如隱形一般……

文/譚光磊    本書作者瑞安儂・納文生長於德國,後來到紐約從事廣告工作,定居、結婚、生子,成了全職媽媽和作家。《被遺忘的孩子》是她的第一本長篇小說,亦是2016年美國各大出版社爭相簽約的熱門大書,至今已賣出17國版權。一部新人作品為何受到如此關注?文筆好自不在話下,更重要的是,這本書觸及了美國社會…

除了天佑臺灣,我們能做的還有這些

文/戴安.梅爾斯 災難創傷有兩種類型: 個體創傷(Individual trauma)被定義為:「一種精神上的打擊,帶著殘忍野蠻的力量突然打破一個人的防衛,因此人們無法有效地面對它。」 集體創傷(Collective trauma)則是:「一種對於社會生活基本網絡的打擊,破壞了人們彼此維繫的連結,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