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茂生 痞子又出書了。這本書與以前寫的書有點不同。以前痞子寫了法律相關的書,例如討論刑法第三○九條公然侮辱罪定罪標準是如何荒唐的書(《失控的309》),或者也寫了與法律無多大關係而是討論男女感情、夫妻、家庭等哲理基礎的書(《外遇森林:律師的婚姻哲學》),不過這次不一樣了,他把多年來從事律師業務的所見所聞,重行整編成故事,然後一一娓娓道來,看起來就像是短篇小說集。不過這只是表面而已。 完整文章
文/ 莊琳君 聽到幼兒園的孩子抱怨不公平時,家長的對應方式必須開放且誠懇,潦草敷衍的態度只會讓抱怨不公平的話語一再出現。 傾聽孩子的理由並引導他說出公平的觀點,就能巧妙閃躲過孩子的抱怨炸彈。 不少爸媽一開始送孩子去幼兒園的理由之一,不外乎是希望在家裡一向「唯我獨尊」的孩子,在幼兒園裡能在老師的引導下,漸漸學會團體生活的規範。 完整文章
大多數的馬拉松跑者,無論是職業選手還是呼朋引伴去參加路跑的湊熱鬧分子,在跑過幾次之後,都會認知一件事:跑馬拉松的真正重點在你這回的成績與上回相比如何、身體是否更能快速因應不同路況調整、呼吸節奏和肌肉使用是否更隨心所欲⋯⋯等等,也就是說,發現自己是否比先前的自己更進步、自己是否更了解自己的狀況,是比較有意義的事。 就像閱讀。 完整文章
文/泰田.代;譯/謝凱蒂 你若有讀心的超能力,會發現最討人喜歡的人都在想什麼呢?第一件該做的事就是判別正確目標,因為討人喜歡和受歡迎並不一樣。發展心理學家對「討人喜歡」的定義是某人在他人眼中的配合度與和藹可親的程度,而「受歡迎」則是某人被認為具有影響力與權力。研究人員分析國中生與高中生的社交觀念,發現討人喜歡與受歡迎並沒有太多關連。 完整文章
文╱弗雷德里克.巴斯夏 要說有什麼說法是不證自明的,就是以下這點:法律是正當防衛這項自然權利的組織體。法律以集體力量取代個人力量,在有權行動的範圍內行動,做有權去做的事:保障人身、自由與財產權,「公平」地統治每一個人。 完整文章
文/阿里巴巴集團 編 50歲前賺錢,50歲後花錢 有位企業家曾經說過:「50歲之前賺錢,50歲之後花錢。」我們要怎樣把錢花出去,才能夠幫助更多的人,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五十多歲了,依然能夠在全世界跑,去傾聽、去學習、去思考,做一些我認為對教育、醫療和環境有利的事。我感謝我的團隊,他們的努力工作,使得我在50歲以後,依然有機會去做這些公益的事。 完整文章
如果有一天,電腦不只會選土豆,更能有效預測「受刑人假釋出獄之後會不會再次犯案」,司法體制也能依照結果判定罪犯的假釋許可,你願意相信這套系統的判斷嗎?如果我們的司法制度確實公平公正,或許你會;但實際上的狀況,卻恰恰完全相反(突然感到一陣悲哀)。 完整文章
如果政治是戰鬥,民主政體的好處就是盡量用理由的戰鬥取代血肉的戰鬥:面對公共爭議,雙方或多方各自舉出理由,說服其他剛好有在聽的公民。 或許價值觀很難有對錯,但理由可以有好壞,所以,這種溝通方式在理想的情況下,即便不動用多數決,還是有機會解決一些爭端。然而,在公共討論中,有些理由註定無法出席戰鬥:來自教義的理由,或者說,宗教理由。 宗教理由與公共理由 完整文章
從這一本書之後,藤井樹要換回真實的面貌,以本名吳子雲面對讀者。什麼樣的原因讓他堅持使用本名?什麼樣的創作動力,讓他拋開過去的愛情戲碼,開始編排一個黑暗犯罪的《暗社工》故事?一切就由吳子雲 a.k.a. 藤井樹,自己告訴你! 《暗社工》挑戰的不只是創作技巧,也是思辯歷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