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大約十年前,一個戲劇系教授辭了教職,搬到台北市臥龍街一帶的一戶公寓單位獨居。 這個教授,嗯,前教授,姓吳,單名一個誠字,看很多事都不爽──這是他離開學校、劇場以及家庭的原因之一,但不見得是唯一原因,吳誠幹很多事都是因為一時情緒激動(或者喝得太多),事後嘴上不認錯,心裡很後悔。 完整文章
黃偉俐診所創辦人黃偉俐醫生擁有高學歷,並同時鑽研精神醫學及心理學,使他的專業備受客界肯定,經常上媒體接受採訪。這次黃偉俐以自己的職業專長參與《我們與惡的距離》全民公投劇場版(以下簡稱《與惡》)演出,飾演精神科醫師角色,對多才的他來說,一點都不難。 完整文章
陳以恩的一雙大眼,乍看之下,像個未經世事的孩子,但再看進眼神裡,會有種彷彿累積了很多世的人生經驗,深邃難測。 從《一夜新娘》的女主角櫻子到《我們與惡的距離》全民公投劇場版(以下簡稱《與惡》)李大芝,都是飽受波折的宿命人生;在陳以恩的一雙大眼底下,幾乎難辨虛實:她就是櫻子,她就是李大芝。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後來我真的失業了,我走去電台賣藥,後來被人檢舉,我就改去夜市喊賣,我賣很多東西,我賣玩具、我賣文具、我賣鍋具、我賣陽⋯⋯傘,生活這麼艱苦,什麼死人骨頭都要賣⋯⋯像我們這款人,和來來去去的歌星沒得比。所以歌廳秀的結束,就是我的結束。」 ──《再見歌廳秀》,斗哥告白。 採訪完洪都拉斯後,回頭看這段獨白,我發覺講的不只是劇中人物斗哥的心情,對照真實人生的洪都拉斯,也有幾分相似。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再見歌廳秀》是齣相當華麗的舞台劇,尤其是女主角葉彤。 登台演唱的葉彤,除了秀出一套套精緻的禮服外,也偶爾穿插稍裸露的「賣肉」裝扮。 飾演葉彤的藝人林雨宣就在正式演出前一周,還有一絲殘念:「好想減肥,穿那麼漂亮的衣服,不要肉肉的,因為很怕看起來變成綁香腸。」排完戲的林雨宣,一雙大眼沒有疲憊感,想到即將演出,咕噥著這開演前的期待。 完整文章
文/呢呢 故事工廠舞台劇《小兒子》,由編導黃致凱改編自駱以軍同名散文集,2018年首演至今頗受好評,更受邀至新加坡華藝節演出。 戲中最吸睛的莫過於飾演小兒子羅仲寧童年時期(阿寧咕)的兒童演員──陳玄家。被劇團人員們暱稱為「家家」的陳玄家氣質溫潤,笑起來時眉眼彎彎,性格有禮且細膩,倍受演員及工作人員們的疼愛,演出期間總是可以在台前幕後看到他身穿紅衣的活潑身影。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對於『公共知識分子』這詞,我也覺得很困惑。」伊恩.布魯瑪笑著說。 擁有藝術學位、當過劇場演員、寫藝術評論(包括劇場、電影、各類書籍及各種音樂)也寫政治觀察、擔任知名雜誌編輯、出版多本著作、精通六國語言⋯⋯布魯瑪具有許多不同專長、不同身分,因為大學時選讀中國文學,他甚至能讀、能講中文。 完整文章
Readmoo讀墨的程式可以讓大家在使用瀏覽器或手機閱讀時,透過系統語音朗讀書籍內容──就是召喚Google小姐或Siri幫大家唸書的意思。如果兩隻手都在忙、眼睛得看著別處的時候想要聽聽書,這個朗讀功能其實很好用。 也有越來越多出版社自己做了有聲書。 完整文章